二月二十八日,是新界東補選投票日。有見及此,《聚言時報》把一直收到的投稿及文章結成合集,方便各位讀者閲讀。請各位新界東選民這個星期日出來投票!

註:新東候選人包括1號劉志成(獨立)、2號黃成智(新思維)、3號周浩鼎(民建聯)、4號梁思豪(獨立)、5號方國珊(獨立)、6號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7號楊岳橋(公民黨)

編輯推薦

泛民主派,別再講鬼故了,接受現實吧 文: 老駱

__20160103162949579514(1)_popup

繼梁家傑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聲稱收到消息,政府會在周浩鼎勝出後修改議事規則。

不知為何,宣布同一樣的消息,要由不同的泛民大老每日輪流作亞視式重播,好像以為同一個鬼故事重複多講數遍,小孩就會害怕。

泛民大老已經與時代脫節得太緊要,他們的口頭恐嚇,會恐怖得過黑警的拳打腳踢嗎?會恐怖得過上門拘捕時家人的眼淚嗎?會恐怖得過牢獄之苦嗎?本土派義士連以上的殘酷現實也熬過了,真的會害怕那個傳說中的鬼故事嗎?

現在,害怕的明顯是泛民,他們動用了一切可用的媒體來告急:《蘋果》、D100、獨媒、立場、謎米……等等,出動了一切可以出面的名人來「勸含」,包括泛民全體議員、網絡名人庫斯克等,乃至連臨陣逃脫的死士徐少驊都要粉墨登場,只差未把司徒華請上來助陣。而本土派卻是好整以暇,在網絡上的筆戰不落下風,網絡下的本土富士康也是水洩不通,迅速將被政府打壓的宣傳單張整理好準備派出。

泛民就好似一個分左手仲死纏爛打既前男友 文: 柳臣

images (1)

咩男人最黑人憎?要數賤男之最,不得不提那種前天怒吼分手,昨天馬上死皮賴臉問你借錢,再過兩天到你家樓下求復合的男人。
這種男人無能之餘,亦不敢面對分手現實,整天就像一塊狗皮膏藥,死粘住不放。

泛民一眾政黨,正正就是政治界的賤格前男友。
多年來嫌棄激進派,本土派,抗爭者唔夠得體大方。總要高調宣佈「分開行」,猶恐怕沾上一點點不潔。
咁多年黎割席聲明數之不盡,不禁令大家都想問,同一張席到底可以割幾多次。
既然立場唔同,大家分手亦無可厚非,但佢每年選舉投票,竟敢叫你為佢含淚投票。

割左席要含自己含,所有選民都係支持同自己同一立場既政治人物,唔係比你攞黎當工具亂含既!
泛民為咗自己既議席,每每用各種論調企圖矇騙選民。

把選票化成磐石 文: 謝美

2e351c93a53b8749688c5dc549c5f8d8

隨著大年初一警察向天嗚槍示威,加上選舉委員會禁止了梁天琦印有「自主」、「自治」、「自決前途」的文宣廣告寄出後,以往堅持毫無保留地去抗爭的,會更支持拒絕原地踏步的抗爭路線。而一直選擇相信香港仍有「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人,也不得不睜開眼雙看清楚這個地方的政治現實。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網絡上有影響力的紛紛表態支持梁天琦當選,以行動力見稱的出手襄助。這些出現於泛民劇本以外的事情,把這個在年初一旺角示威事件後,陷入半癱瘓狀態的組織-本土民主前線,化身為「第三勢力」的民意代表。

相對於那些「前度發起人」念茲在茲的什麼「雷動計劃」,硬要所不同政治光譜的人「為團結而相同」。現在,就讓那些落後於形式的政治老人看一看,這股由下而上,因為理念相同而團結起來的能量,可爆發出甚麼樣的景像。

正義的律師,還是凜然的學生? 文: 葉靖怡

image

香港本來是擁有獅子山精神,九龍至尊之地,就像日耳曼民族的鐵血精神,可惜如今真正擁有日耳曼特徵的只剩下德意志民族,不少都在羅馬帝國中消亡。同樣地,香港人被二次殖民,拋棄獅子山精神,當新一代要在地化為香港建設,一眾六、七十後卻只會看到固有的利益,完全無視港共政權單一化的殖民手段,忽視向內地遷移廠房,放棄保護新界農地,任由新界原居民破壞生態,轉讓土地予地產商。用地產、旅遊(其實係內地土豪的洗錢供給地)單一化香港經濟,新一代無法像上一代只要肯捱就會成功。成功的標準竟然係向地產霸權屈服,買可能有鉛水的發水樓、蚊型豪宅。這一種手段,其實係當日英國殖民美國的手段,美國的人民打了一場獨立戰爭,將美國搶回來。

在這一種環境下,大家需要正義律師,還是騎士學生?

可惜,時至今天,香港人仍然迷信專業。我懇請大家拋棄自己的noble royalty to certain party,而投向香港本土長大的新一代,他們嗅到香港的靈魂滅亡之勢,快要名存實亡。

其他好文

僅此一人拒與極權「媾通」 文: 老駱

香港人上陣,泛民當逃兵 文: 老駱

泛民支持者,請含淚投梁天琦一票 文: 老駱

致新界東補選7號候選人楊岳橋大律師 文: 祓蕪

保梁天琦、棄楊岳橋才是理性選擇 文: 饒靜慈

將新東補選變成支持勇武抗爭的公投 文: 安德烈

票投梁天琦不等於認同暴力抗爭,乃是為了贖罪,為了奪回香港人的尊嚴 文: 名曰

泛民與本土組織互相𠝹票是偽命題 文: 肝醣爆裂

公民黨退出選戰的兩大好處 文: 謙仔

連支持政府都不敢說出口的周浩鼎 文: 一鳴驚仁

「敏感詞」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 文: 無言

周浩鼎眼中的「教壞細路」 文: 一鳴驚仁

我繼續投泛民也是為了顧全大局… 文: WERNERHK

漠視政治現實的是泛民 文: 烏鴉

我撐6號,因為公民黨早已敗了 文: KENNETH NG

支持梁天琦,只因看到希望! 文: 白影

他們還是不懂 文: 良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文: 韓信

楊岳橋危機是如何釀成的? 文: 銀行中女

投梁天琦就是用選票肯定勇武抗爭 文: 光復我香江

「本土派」參選立法會的歷史責任:代表香港人將一國兩制退回中國 文: CATSING

新東補選是捍衛香港獨立自主的一次變相公投 文: 無言

拋開黨派鬥爭,ALL IN 梁天琦 文: 夢病君

我有話想跟楊岳橋說 文: 老駱

楊岳橋選情失利 梁天琦後來居上 文: 易博

給楊岳橋的信 文: 尼爾芬

「我們不是中國的一分子」截圖 值得廣傳 文: 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