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表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分別獨立存在,延續了過去其所謂「兩國論」的主張,更直接表示目前台灣已經實質獨立,自己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相信很多人很難了解這個被認為「台獨領袖」、「台獨教父」的政治人物,為何有這樣的發言,而這一切則必須從中華民國統治台灣在面臨80年代末期的轉型與在地化以及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混合曖昧的認同起源說起。

台灣人常見的中華民國=台灣的混合曖昧認同,其創造者正是李登輝,他開啟了中華民國本土化的修憲,希望將中華民國的範圍限縮在台澎金馬的範圍之內並製造出了兩國論(起草人正是蔡英文),當時民進黨內部有穩健的議會派(林義雄、許信良等人)與激進的台獨派(新潮流),而國民黨內部則有傳統的黨國勢力與李登輝的鬥爭,李登輝於是與民進黨的穩健派跨黨合作,同時壓制了大中國的黨國與新潮流的台獨,朝著修憲的民主化路線邁進。

這在殖民歷史上並不是孤例,為典型的殖民母國透過民主轉型消融了殖民地的民族意識的手段,如過去的日本帝國就曾以擴大選舉以及自治的方式,釋放更多的權力給朝鮮人,企圖彌平朝鮮人旺盛的民族主義情緒與獨立意志好讓日本帝國非常頭痛的朝鮮不穩情況能夠加以改善,達到更容易統治的方針。

1996年直選,李登輝訂下「中華民國民主化」的命題,也對時為民進黨候選人的彭明敏造成影響,使彭一改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當中所謂的「建設新的國家,成立新的政府」「重新制定憲法」,反而喊出了「台灣已經獨立,支持現狀即支持獨立,只有統一才是改變現狀」,而後續的陳水扁也還是接續著李登輝的路線,繼續朝著「正名制憲」、「國家正常化」的路線邁進,所任用的人都還是李系人馬(蔡英文、杜正勝),這才是中華民國之所以和台灣曖昧混合的真相。

在李登輝執政末期所推行的〈認識台灣系列〉的歷史教育,背後就是由其半公開文膽杜正勝操刀,開創出了中華民國的進步路線的台灣史研究新路(杜本身就是定義中華民國新史學的人物),時至今日則代表了「台灣本土」與傳統中華民國的大中國史觀的王曉波等人進行對決,代表著台灣徹底地被這一種混合的認同給襲奪了話語權。

對於李登輝的所為,一般只會強調其抵拒黨國菁英的一面,而有意無意忽略李氏如何完美地落實蔣經國晚年的治台政策,扼殺正如火如荼的台獨建國議程。李氏依循蔣經國釋放權力的三原則(不分裂國土、遵照中華民國憲法 、反共),以中華民國台灣化的修辭架空中華民國的法統危機(老國代、憲政體制的矛盾)。在其精準政治操作下,中華民國變得親切可人,人畜無害,建立台灣共和國的訴求變得毫無用武之地。

所以假使你是一個台獨支持者千萬不要再去捧李登輝那個老妖怪 , 他絕對是台獨的敵人,試想被稱為台獨烈士的鄭南榕是死於被稱為台獨之父的李登輝位居著黨國的核心,同時擔任著中華民國總統與中國國民黨的黨主席之時豈不弔詭?

但從2015年以來,直至剛過去的總統立委選舉期間,我們看到各路號稱台獨的人馬,無不對李登輝頂禮膜拜。連號稱論述最完備,立場最堅定的基進側翼,都對李登輝定位與台獨理論的明顯衝突,閃爍其辭,甚至公然護航。到底這是選舉期間的權宜之計,還是台獨人失格,墮落的開始? 就讓我們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