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篇關於香港年初一旺角衝突的文章《由旺角衝突到香港未來》[1]刊登於台灣關鍵評論網。背刺,從背後插你一刀,這是我看完文章的感覺。

作者認為,勇武抗爭又或武裝革命逼使中共或港共讓步全都是童話故事。那他認為什麼才是真實?他卻提到沈旭暉的投降求存論。

他批評「抗爭需要明確正當的政治目標,但當晚沒有。」 他說:「我絕不贊同當晚衝突(魚蛋革命)。」各位看看,這就是所謂國際政治論者令人不齒的嘴臉,群眾運動很多時只是暴政作用力的反作用力,當晚黑警無理驅逐小販,其後舉天開槍,手槍已上膛並實彈指向群眾,這個時候國際政治論者跟他們說,你們在情緒爆發反擊時,應該要先在現場想好「明確正當的政治目標」,這是多麼荒謬的評論?他們是在現場無端被挑釁,被人槍恐嚇啊,被襲擊,到底有多泠血才能說出這種話?

我循作者在關鍵評論網留下的FB點進去看了一下,他最近其中一段分享李怡先生在蘋果的評論時,他的留言是:「本土派表示:李怡係鬼」事實呢?包括黃毓民、黃洋達在內的本土派領袖,在之前李怡先生寫休兵論時,雖敬謝不敏,但也無不表示尊敬之意,我昨天引用李怡先生同一篇評論時[2] ,我亦感謝李怡先生說公道話。他的留言,無非是抹黑本土派是非不分。

這種國際政治論者看不起本土主張、本土論述,但又不能明確指出到底錯在那裡,就從旁枝末節冷嘲熱諷一番,然後說出黃之鋒的金句,勇武是「不切實際」,是童話,卻又半點也沒有論證自己那種離地脫離現實的投降求存論為何正確,就以此作結論。

他在文末的所謂結論「香港從來都是靠經濟力量換取政治權利,包括過去、現在與將來,這是唯一出路。」,說穿了就是我早前引述的投降派三段論:因為香港弱小,所以需要發展;因為香港需要發展,所以需要和平;因為香港需要和平,所以必須投降。但他僅僅是提出,卻沒有論證。當中的謬誤,想不通的話可以看這邊[3]。我在此就只想說一個例子,讓各位知道這有多荒謬,「女人從來都是靠陰道換取地位、權力、金錢,包括過去、現在與將來,這是唯一出路。」

對於這種文章會登在台灣版關鍵評論網,我實在感到無奈,本土派寫手有空閒的話,也請把文章投過去[4],別讓這些無恥的「撈仔」在外面胡說八道的歪理成為外國主流。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287164/
  2. (https://goo.gl/U5RdTD)
  3. (https://goo.gl/6zLgA6)
  4. (最好是盧斯達那篇《陽光熄滅之前——現實主義與存在主義》http://dadazim.com/journal/2016/02/riot-in-existenti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