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年看了同樣是鄭保瑞執導的《西遊記之大鬧天宮》,相比起今年的《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不論是角色的立體、特技效果及演員演技等,今次實在是好太多了。今次電影還穿插許多佛理禪意,和加入更多讓人反思的問題,本文將略述一二。

真相重要還是心相?

從前每當讀到《西遊記》中的《三打白骨精》,我就好想打死唐僧這蠢人。他明知道孫悟空有金睛火眼,看得見所有真相,卻總不相信自己的徒弟,導致誤會橫生。兩個只相信自己眼見的事為實的人,總會因而傷害對方。

孫悟空理性,看穿白骨精多次掩飾的皮相,一律窮追猛打,絕不放過,但唐僧感性,在他的凡人肉眼看來,白骨精只是個有痛苦過去的尋常百姓,茫茫世間,比比皆是。悟空分得出邪善人魔,可是分不出可憐可悲,但唐僧可以。他同情每個怨恨人間的惡人,因為他只知道,可恨之人必有可憐處,因此從不放棄度化他們、降伏他們。那麼,哪種真相才是世間需要?

度人不是教化

唐僧一直以為於取經之路,過千山萬水,不管是碰上惡人也好,可憐人也罷,用慈悲去感化和說服他們從善就好。然而,到了最後要救白骨精,面對要獻上自己的肉身才能送她去輪迴的兩難,他才領悟到原來度人回正道,沒有犧牲,難得正果。

要改變一個人的立場,先要他進入對方的處境。若唐僧眼中只看得見妖怪有多卑劣,看不到他們的空虛和掙扎,根本不可能拯救他們。若唐僧只是動動嘴皮子就作罷,也擔當不起普渡眾生的重任。好聽的說話誰都會說,可是有時候,聖人光環的珍貴之處,就在於放下身段,成全他人。

此外,電影的結構嚴密,一打接著一打,讓人分不下心來。演員的裝扮亦令人眼前一亮:孫悟空皮毛自然,毫不突兀;白骨精更是艶麗非常,有如結合了黑天鵝的元素,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