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是我們最後的避難所。對一無所有的人來說,天主教更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但你能想像這件事嗎?當一個走投無路的孩子,硬咽著向神聖的宗教叩門,開門的那位「基督」,卻性侵這個錯信神父的小孩,還奪走了他僅餘的一點希望。這樣的悲劇,你能想像會在報紙讀到嗎?

記者的激情和沉實

在2002年,波士環球報就真的刊出了這樣的故事。單在美國的波士頓,就有接近90個這樣的悲劇。記者如何揭發這許許多多的悲劇,怎樣抽絲剝繭、搜集證據、推敲真相,拍成了《焦點追擊》(Spotlight)。電影拍得平實,外國評價卻很高,國際影展成績驕人。表面看來,電影一板一眼,平淡無奇,只有報館辦公室一個主要場景。但導演不愧是湯瑪士麥卡菲,無需花巧,不必賣弄,在記者的日常工作中,自有妙法拍出質感,震懾觀眾。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電影的質感,最重要的,是來自「焦點新聞組」幾位成員之間的火花。這支負責調查新聞的四人小組,各有所長。他們像獨特的音符,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幻化成夢幻的樂章。當中最突出的是麥克雷法路。他性格鮮明,脾氣暴躁,有一幕,身為記者的他,大怒質問資深編輯:為什麼你還要讓人繼續受苦?那是被醜陋現實不斷磨損的沙啞聲音,和電影平淡的基調成強烈對比。

麥克雷法路好動,米高基頓則好靜,一激情一沉實,對比鮮明。兩人渾身是戲,表現出色。身為資深編輯的米高基頓,眉頭深鎖。每一道皺紋背後,都像是追求真相曲折無窮的道路。最後一幕的告解,更是全片高潮,安排精妙,看得心中佩服,足見導演才氣縱橫。

為什麼人寧願活在謊言?

 《焦點追擊》要對抗的,是權傾天下的大教廷。令人想起《驚天大陰謀》(All the President’s Men) 的水門事件。但別忘了,雖同是大衛奮戰歌利亞,《焦點追擊》卻沒有政府的內應線人,記者怎麼知道手上證據是真的?這裏可以看到《焦點追擊》的高明。法庭、律師行、報館之間,或合縱或連橫,互相制衡,但又互有關連。要發掘真相,記者就必須動動腦筋,巧妙利用各組織的之間的關係,不能單靠線人的來源。因此,在這點,我認為《焦點追擊》比其他同類電影,例如《封鎖新聞線》(Kill the Messenger),都要精彩絕倫。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貫穿全片的,其實是人的麻木。人,為什麼會對發生在身邊的悲劇漠不關心?剛到任主編,以局外人身份,看出神父性侵兒童的大醜聞,整個新聞編輯室 (世上最有時事觸角的人) ,也竟完全無人留意。這其實都在控訴人的麻木。為什麼人們看不到真相,寧願活在謊言?因為真相令人不快,謊言令人快樂。

因此,我最愛的,是電影的最後一幕。一個每星期去三次教堂的虔誠教徒,打開報紙,發現真相時,她的眼中,會閃過如何複雜的神色?她會如何驚疑地否認,立即蓋上報紙?還是,她的淚水,不自覺奪框而出,茫然失措?電影沒有道破,留下了無窮的想像。

你,能感受到一份報紙的重量嗎?有種人,把文明馭在身上,不是科學家,不是宗教家,更不是政客。他們叫作記者。

記者,永遠是時代的眼睛。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
網誌 (http://reasonformov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