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述傳媒報導,學運領袖黃之鋒將聯同學者及文化界別人士籌組政黨,並出戰年尾立法會選舉。黃之鋒透露,新政黨會在未來十年推動公投,並由全港選民決定在「五十年不變」後,香港是否脫離中國。

筆者同意威爾遜和列寧的講法,民族自決是擺脫殖民壓迫的手段。然而香港中國的領土融合是英中兩國私相授受的結果,並非建基於self-determination。銅鑼灣書店事件反映主權移交後,港人生命備受嚴重威脅。脫離中華沒有爭議,聯合聲明(英中)必須廢除。正如流亡政權並非以國家的形式統治台澎,台獨無需經過公投,台灣民族自決是自決建國。沖繩終結美國代管亦沒經過公投,只是真接公投歸屬日本。倘若英中聯合聲明廢除,香港的統獨公投只是香港和英國的事,不會存在中國的角色。

中國已計劃屠殺港人,港人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黃之鋒推動的,卻是一個在「五十年不變」後才產生意義的公投。先不說四七之年,你我或已作古。若是港獨基本教義派,根本不會在乎所謂的五十年不變,現在就要香港獨立!在香港,一制兩制不過姓資姓社的意識形態矛盾,並非獨派主戰場。再講,誰說「五十年不變」是真的?

在之前的文章,筆者已不止一次強調,自決論也分對內、對外兩個階段。沒有對內自決的「自決」並非真正的自決。錫金正正在大量人口遷入後進行「公投自決」,最終被納入印度版圖,如今也難以在世界地圖找到。黃之鋒說在未來十年推動公投,由全港選民決定香港「五十年不變」後的前途。可是香港現在的政治生態已經因為大量的中國移民而受影響,所謂的高度自治根本不會出現。在未來十年,香港「人口」還會出現甚麼變化?黃之鋒推動的公投,究竟會出怎樣的結果?即使勉強「獨立」,香港又會否出現內部殖民的情況?太多問題了。

筆者不會要求政客上山打遊擊。若然黃之鋒等人真的打算推動民族獨立,他們當選後大可以議員身份要求英國廢除英中聯合聲明。港獨也有急獨緩獨之分,主張先歸英後獨立的正正就是港獨的緩獨派。基於在英國冶下,香港獨立的機會遠較在中國治下大;筆者同意回歸英國為獨派過渡綱領。脫離中華,是最大公約數!

香港中華分離越百多年,衍生不一樣的發展,繼而出現兩個獨立的民族。若是獨派議員,可大膽動議將所謂的中史科廢除,並設立港史科取而代之。務求將港人的本位意識確立在香港,為獨立建國鋪路。同時中國國慶、中國人民「抗戰勝利」紀念日等假期也要取消。甚至乎,獨派議員可動議將七一定為港殤日…即使不能通過,也可帶起討論,製造國際輿論。功德無量,他日香港共和國成立必記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