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先生,你應該留意到最近有一句hashtag出現:#我替楊岳橋感到可憐

「可憐」二字本應與你無緣:大律師的社會地位,泛民唯一認可參選者,在眾星拱月下參選立法會,圍在你身邊的民主大老,對你呵護備至。更有人聲稱你輸了香港就玩完,彷彿你就是彌賽亞,光榮集於一身。

但同時,你又似乎很可憐:你身邊的大老以為恐嚇選民就是幫你拉票,攻擊對手就是為你掃除障礙,但其實全都在替你倒米。你就像被扶著的阿斗,只是你身旁的不是諸葛亮。

你不是阿斗,你的機智口才在選舉論壇中表露無遺,是為智;你不怕被抹黑,在選舉緊要關頭尚為旺角義士雪中送炭,是為勇;即使你不同意義士的行為,卻仍盡心盡力協助他們,手機沒有調校至飛行模式,是為仁。我對你心存敬重,你跟你的前輩黨友是不同的,假若能夠當選,確實能夠推動公民黨的進步。你智、仁、勇兼備,假若這不是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那該有多好。

但你卻像阿斗,因為你明知身邊的大老在靠害,但你能出聲制止嗎?不能,因為你是「細路」,在他們眼中你永遠需要他們幫助才能成功,你竟不能控制自己的選舉工程──不要跟我說《蘋果》等一眾親泛民媒體同時發動的輿論戰是由你指揮的,不要侮辱大家的智慧。

想一想,這不正是香港年輕人的寫照嗎?被老屎忽騎在頭上指指點點,說你應該這樣應該那樣。年青,就得聽話,不聽話,就是廢青。

這場補選的結果,遺憾地正走向兩敗,卻不會俱傷的結局──本民前賺得的已比預期多得太多,議席此時此刻,僅為花紅,他們毫無退卻的理由。而你卻不同,這一次輸了,黨內的大哥大姐大概會悔不當初:早知應該派余若薇或陳淑莊出選。到九月,你是否還能排在選舉名單頭位?真的很難說。

所以,現在不是香港人要選擇送你還是送周浩鼎入局,而是你,楊岳橋,要選擇讓梁天琦贏,還是讓周浩鼎贏?你要讓自己在二月輸一次,九月再輸一次,還是這次輸了,九月大勝?

放棄選舉,對你來說是天方夜譚,本來這個議席仿似預留給你,然而你的「盟友」拒絕青年新政的初選建議,令你失去了在萌芽階段將對手擊敗的機會,請把落敗的怨恨留給「盟友」,不要留給選民及你的對手。

或者你覺得自己不會輸,我在靠嚇;然而這次是泛民與本土在九月前休兵的絕佳良機,和解之路能否開拓,在你一念之差。否則,這次你贏了又如何?下次讓你再贏,又如何?你們的得票只會一直萎縮下去,直至終有一日大敗,你懂的。

陳淑莊說你中文不錯,希望你也懂一點中國歷史,古往今來的變革都是在國家面臨巨大危機中逼出來的: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秦用商鞅變法圖強、北宋王安石變法、清末百日維新,無一不是滅亡前的掙扎。變的結果有成功有失敗,但不變的下場只有一個,走出第一步的決定是艱辛的,會受到很多保守派的責難,但成功的果實是甜美的,你不是在背叛泛民,你在救他們。

年青,有個好處,就是敢革新,不像那些腐朽的老人,只能步向滅亡,你也是青年,該明白的。你的選舉工程被控制了,但他們控制不到你的靈魂,但願你知所進退,救泛民,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