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BV千錯萬錯,袁志偉再怎樣仆街,當年七警暗角打鑊的片段,也是TVB的攝記冒著危險拍下來(現在袁国強還要求TVB交代他的名字),前線的工作人員趁著袁志偉在家睡覺時冒險播出,直到袁志偉醒來後才刪除旁白的。因為這次義舉,無線十幾個主播聯名出聲明抗議新聞自由受損,有無線職員被降職,也有職員離職。不過一年半前如此轟烈的事情,難道就隨著FB上「為TVB前線員工喝采」的STATUS和三萬多個LIKE一同流走了嗎?

在我極模糊的記憶中,記者的採訪倫理中的確有一條與自然記錄片的攝影師一樣,那就是不得參予事件,只能旁觀記錄。如果屬實,那扯示威者口罩的記者的確有違採訪倫理。但違反採訪倫理是一回事,能不能因此justify打他們的行為是另一回事。有的事情發生那刻本身便是傷害,嘗試將之合理化卻會造成第二次更巨大的傷害。「無可避免,發生了我很抱歉」的事情與「合理」的事情之間有巨大的差異,不應模糊化。

由此回到抗爭無底線論。新任港大學生會會長自言抗爭底線是不傷害他人身體時,我是情不自禁地點了頭的。就算不喜歡底線這個詞,我們也可以試著劃出一些準則。不管暴力會否帶來成效,他都會帶來巨大的效應(不管正面負面),面對如此有力/危險的事物,我們更應該有一些準則:甚麼時候用,甚麼情況用,甚麼時候該停。沒有準則的盲動,很有可能造成失控--並不是說失控總是不好的,但造成壞結果的機率造高於好的結局。面對生命(不是在說人格)懷有尊重,慎重地思考,對從政人士有這樣的要求,並不過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