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舉行在即,投楊岳橋或梁天琦成為網上熱議的話題。楊岳橋大狀出身,隸屬「公民黨」,曾於「魚蛋革命」爆發後為一眾義士提供法律支援,算是一位有名人物。梁天琦則是港大哲學系學生、「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因引發「魚蛋革命」而成為「暴徒」之首。兩人同樣對香港有情,卻一為「泛民」、同意「和理非」,一為激進「本土派」、贊成「以武制暴」。

隨著投票日迫近,雙方各出其謀拉票乃勢所必然。不過,日前「選舉事務處」拒為梁天琦寄出選舉文宣,刺激一眾本土派支持者空前團結為梁進行選舉工程。「泛民」有見及此,唯恐楊氏被「界票」,於是展開輿論戰:「票投梁天琦,等於送『民建聯』周浩鼎入立法會,讓他修改議事規則」、「與其投一個很有可能輸的人,不如投一個有機會贏的人」。最可笑是,自稱「激進派」政黨的「社民連」、「人民力量」,其主席竟然一致主張「票投楊岳橋」。楊、梁二人未必有鬥爭意識,「泛民」、「本土派」之爭的局面卻已然成形。

究竟「泛民」提出的理據能否成立?筆者嘗試作出簡單的分析:

(1) 回應「票投梁天琦,等於送『民建聯』周浩鼎入立法會,讓他修改議事規則」

這說法其實並不成立。首先,支持梁天琦的票不少是由對「泛民」失望的人投下。即使沒有梁天琦,楊岳橋的「泛民」背景足以令他無法取得這群人的票。其次,退一步,即使周浩鼎入了立法會,且修改議事規則,基於補選議員任期只有半年、《財政預算案》要在立會三讀通過,「泛民」只要利用「拉布」抗衡,未嘗不可將周氏的歹心拉倒。

(2) 回應「與其投一個很有可能輸的人,不如投一個有機會贏的人」

這個講法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很有可能輸不代表一定輸,港人無需因此不投梁天琦。第二,投票給一個人不是因為他「有機會贏」,而是因為他相信我所認同的政治理想,並替我實現。

至於有人質疑「本土民主前線」的發展方向 (有關「偽勇武」的指控)、背景 (與陳雲關係密切),筆者覺得,既然港共已經將梁天琦塑造成「魚蛋革命」的元兇、捍衛「自治」和「香港有異於中國的歷史」等的標誌,我們何不將這次選舉當成另一次變相公投,對「自決」、「自治」乃至「魚蛋革命」作出認真而嚴肅的表態?

只要梁天琦得到高票 (不一定當選),港共、建制派、藍絲即被重重掌摑了一巴。以後抗爭者發起類似行動,可以宣稱得到一定民意授權,擺脫「由一小撮激進本土極端分離組織發動」的罵名,何樂而不為?

據此,「泛民」的不斷抹黑、楊岳橋告誡梁天琦「當與怪獸搏鬥時,千萬不要令自己也成為怪獸」,更多是被歷史巨輪壓死前的躁動不安、垂死掙扎,不足為奇。

新東候選人包括
1.劉志成(獨立)
2.黃成智(新思維)
3.周浩鼎(民建聯)
4.梁思豪(獨立)
5.方國珊(獨立)
6.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7.楊岳橋(公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