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到諸葛亮舌戰群儒一章時,不禁覺得情況與香港有幾分相似。雖然故事歸故事,現實歸現實,但當中還是有共通的原理。

東吳群儒一說曹操為漢獻帝之丞相,擁有正統漢室的名號;二說曹操連百萬之師,東吳兵力難以抵擋,以和為貴,主張投降曹操;三嘲笑劉備人丁單薄,又吃敗仗,何以言戰。

而諸葛亮和周瑜是如何樣回應?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一心稱帝,是為漢賊,斥之為曹賊;曹操雖有號稱百萬大軍,但實際能調動的,只有數十萬,北方將士亦不善水戰及南方風土,實為強弩之末,而東吳水師精銳,善於水戰,可以一戰;而劉備之所以吃敗仗,是因為仁義,在戰爭中還顧全百姓而錯失戰機,但仍得關張趙三名大將的忠誠;更重要的是,文武百官可以降曹,但孫權不可以,百官降曹或可保住地位身份,但孫權降曹卻是殺身之禍。

在香港呢?那些主張向共產黨投降的人又說什麼?

首先,香港這些投降派多數自稱「中國人」卻又視「共產中國」為的合法政權;其次,以最近為例,就有一個學者撰文稱中共強大,香港不可一戰,主張投降;再來,那些投共左膠政黨學者嘲笑本土派支持者不廣。

他們不值得我回應,但我想跟香港人說:事實上共產黨靠謊言和武力竊據中華大陸,勞役百姓,亦從來沒有香港的合法統治權,是英國政府單方面與共產黨的交易才促成香港淪為中共殖民地,所以必須斥之為共匪;而且香港的法治,貨幣及經濟體,卻是目前中共經濟的支柱,中共目前面對經濟崩潰,民心思變,維穩費不斷創新高,實際上只是隻半死不久活的病老虎;而本土派目前之困難,正是因為不像左膠政黨一樣,為求方便快捷「入屋」騙取政治利益就放棄原則,愚民以永續社運,本土派堅持原則,以殘酷真相相告香港人,忠言逆耳,自然不討好,過程雖慢,但覺醒一個香港人的意義卻可抵十個「我討壓政治」的香港人,前者會為救香港而行動,後者卻只會「高唱我歌」;更重要的是,商人學者權貴可以投共,但香港人不可以,特權階層投共或可保持既得利益,地產商投共或可得到經濟利益,學者投共或可繼續保住身份工作,但普羅無權無勢的香港人投共卻沒有半點好處,只是自綁雙手甘為共產黨奴隸矣。

我曾聽說一言:「小說家以在謊言拼湊真實」,三國演義雖為小說,卻能寫出了真實的人性。香港的投降派,主張投共的藉口,原來羅貫中早在元朝已經寫好了。香港人要知道,香港其實是有實力,有條件爭回應有的自由及權利,別輕信投降派的讒言,自綁雙手投降,你投降只會失去一切,成為賣港賊踏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