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 大家冷靜一下,不是我感染了寄生蟲,只是因為發現最近的文章都是談情說愛(簡單點說,就是離題了),所以還是決定寫點有意思的東西,雖然說愛是世上最強大的武器,但暫時似乎還沒有科學根據證明愛可以治療HIV…

所為一個主打重口味獵奇的Blog,我相信這個題目一定可以滿足到各位看倌的獵奇(?!)心理,畢竟,我在做資料搜集時,每隔三分鐘就頭皮發麻起雞皮一次,不過,放心,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我不會在這裡貼圖,各蟲類、密集恐懼症患者可以放心閱讀這個綠色合家歡(?)的版本。

老實說,患了HIV的病友,隨著抵抗力下降,基本上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病是不能出現的,如果要列舉所有寄生蟲感染,大概跟訴說我對M先生的愛慕一樣— 說一生一世也說不完的。(這種置入式閃光彈是那招?!)所以,我只是挑了其中比較常見的四種跟大家說好了。

第一種:卡氏肺囊蟲(pneumocystis carinii)

這種東西,大概是多年前HIV患者的第一響喪鐘,因為卡氏肺囊蟲的致病力滿低的,但若果病人被這個東西感染到,可想而知病人的抵抗力有多低了,情況就像是中國足球隊,若果有人被中國隊狂數30比零,你就知道對手有多弱了(笑)。所以,卡氏肺囊蟲感染通常是代表HIV帶原者的免疫系統崩盤,也就是出現伺機性感染,亦即是由HIV 變為AIDS的時候了。而這病肺囊蟲通常都是會令人出現咳嗽及呼吸道感染以至肺炎,而當年為什麼會有人發現HIV這個病,就是因為醫生發現一大班正值壯年的年輕人接連受到它的感染,慢慢順藤摸瓜,才發現HIV是背後的黑手。

雖說它的致病力低,但是它的致命性卻是極高,急性感染者,若果醫生在診斷時出現誤判,沒有正確藥物治療的話,患者可以在4-8天內死亡,致死率高達90-100%。所以,若果你是HIV帶原者,而你發現自己感上肺炎的話,請你跟醫生坦白,告知他你的病歷,讓他對症下藥,相信我,一個正常的醫生若果不知道你是POZ的話,很難想像到你正受到肺囊蟲的感染,畢竟,它對普通人來說太罕有,但對於HIV帶原者來說,卻又是很常見。

呃,忘了說,有人說肺囊蟲其實是真菌而不是寄生蟲,但是由於它本身的性質很特殊,令人很不好將它分類(像是東蟲夏草一樣到底是否植物一樣令人傻傻分不清?!),但是,正如莎士比亞所說,名字有什麼意義呢?玫瑰即是不被稱作玫瑰,依然芬芳四逸(這也太有詩意了吧?你拋什麼書包?);總之,肺囊蟲是很致命的就是了。

 

第二種:弓漿蟲感染(Toxoplasma gondii)

嗯,這種寄生蟲是比較令人害怕的,因為若果你有孕婦朋友的話,她一定可以告訴你這種疾病對於胎兒的危害。但是,這個Blog並不是育嬰Blog,所以我就不說這個了。但是,作為男人,別以為它只對孕婦出現危害,事實上,這種寄生蟲是極度極度極度普遍的,有人說全球有頗高比率的人受到感染,而在台灣,抵抗力低下的群體的平均感染率為10.2%,有趣的是,感染與帶原者的性別、年齡、甚至免疫力高低都沒有關係。但是,由於它也是中國隊—致病力很低,在正常的免疫系統下,弓漿蟲基本上不會對成年人造成什麼危害,只有約10—20%的感染者會出現病癥,都是些發燒、淋巴結炎等等為主,嗯,就像是你身體裡多了個隨時想殺死你但又沒能力下手的住客而已(這感覺還不夠噁心嗎?!)由於HIV帶原者的免疫力低下,這個變態住客終於可以向你下手。

當HIV帶原者的免疫力跌穿安全水平後,弓漿蟲的感染是可怕的。除了致命的高燒、肺炎、肝炎、心肌炎外,它還會侵襲視力系統,導致視力模糊,亦會入侵大腦,帶來癲癇、偏癱、神智不清等,在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的報告指出,全球有14,510的HIV帶原者中,有508人受到弓漿蟲感染,大多在2-8個月內死亡。而亦有研究指出,受感染的人會性格改變,女性會變得熱情、外向,男性則會變得笨拙。所以,這寄生蟲的感染是一種很古怪而麻煩的一種感染。

不過,雖然很多人說這種弓漿蟲的宿主是貓(結果導致很多孕婦棄貓),但其實,感染的途徑很多,除了受貓糞便污染的食物/食水外,生肉或是未煮熟的肉,也是常見的感染途徑,所以,與其說要棄養貓隻,不如索性別吃生肉刺身就好了,何況,你怎樣肯定你在外面吃飯的食肆沒有養貓?或是,他們在後巷處理食物時也會有機會被流浪貓污染啊…

總的來說,還是盡力提高自己的免疫力,把這個身體內的變態住客死死壓住就好了。

另外兩種,由於時間關係,我明天/後天再和大家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