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的簡化一直存在,即使我們日常使用的繁體字當中,亦有很多是從古字簡化而來。最近我從一本由簡體字寫成的書本,學會了一個古字:「灋」。「灋」字,源出自金文,即是我們今天常用的「法」。

今天我們講「法」,通常指法律,但單看「法」的字型,看不到跟法律有甚麼關連。但原來古字「灋」,卻有深一層意義。「灋」由三點水、「廌」和「去」三部分組成。「去」是「盍」的初文,用來標音,沒有字義。至於「灋」從水,水平如鏡,意味着法律有公平的意義。整個字最有意義的部首是「廌」字,原來廌是古代傳說中的一種動物,是一種能夠辨別是非曲直的神獸。相傳古人會帶同廌這種神獸一起審案,在爭訟中,廌會用角去觸碰不正直的一方,驅走歹人,使刑法公平如水。由於廌分辨善惡是出於本能,那麼引申而言,法的正義應該出於自然,而不是出於人類的主觀意願。由此可見,古代的灋,包含自然法(natural law)的概念。而律,偏去指人為的法律,包含有制定法(positive law)的概念。

我不妨問問大家,我們日常都說繁體字是好的,因為它的字義有深度,現在你知道個「灋」字那麼有深度內涵,更能反映文字本意,你會不會今天就棄「法」而改用「灋」呢?我相信大部分朋友都會搖頭。原因是「灋」字筆畫實在太多,不便書寫,況且,「法」人人都用慣了,大家都知道這個字的意義和用法,無需要再尋回古字取代之。

由此可見,繁體字和簡化字間的衝突,不在簡化本身,關鍵是這種簡化或演變,是否出於自然。就以「灋」轉到「法」為例,既然大家自自然然地適應了這種改變,「法」字又約定俗成,成為大家心中日常使用的正字,這簡化改變沒有問題,不會形成衝突。

繁簡字之間的衝突,源自有當權者企圖以「律」的方式推行,人為地違反用字的自然規則,強硬地執行所致。中國共產黨政權這數十年不斷用行政手段簡化漢字,經歷了多個步驟。直到近年,2013年6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布了《通用規範漢字表》,列明各個簡化字的官方認可模樣。由這個專制政權推行的文字改造工程,背後理念就是規範。專制政權就是習慣用以大壓小的方式作出規範,規範人們所用的文字,規範人們的書寫內容,乃至規範人們的思想。

目前簡化了的所謂規範漢字,儘管當中仍有種種流弊,包括簡化原則不統一、一字多義產生表達混亂等等,但中共一向政治掛帥,做事只為行政方便,雷厲風行地貫徹執行漢字簡化政策。

九七政權移交之後幾年,香港人尚未感受到這股規範力量,但近年越來越明顯。遠的不說了,就以年初一才發生的旺角警民衝突為例,警察還未開展調查,梁振英已率先把事件定性為「暴動」,其後大多數主流傳媒報導此事時亦以「暴動」為名。這種自上而下的用語規範,就是統治者規範思維的體驗,規範用語的目的就是規範市民大眾的思維。

過年期間除了旺角衝突成為熱話,政府推出諮詢企圖將簡化字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亦引起爭議。臨近諮詢期結束時,從facebook和whatsapp群組我收到好多信息呼籲大家要積極回應諮詢文件。寫回應之前我都想看看文件內容,於是下載來看看,一打開才知捉蟲。文件標頭為:《學校課程持續更新︰聚焦、深化、持續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諮詢簡介》,看到這個像中共紅頭文件般水蛇春咁長的標題,我真的沒心機看下去。幾經辛苦我從頭開始看了幾頁,甚至我看到一個keyword我便明白整個諮詢文件的理念,於是豁然開朗,不用再看下去了!

諮詢文件1.2.1的「課程發展的理念」內有兩句說話,特別值得大家關注:
●運用規範書面語的能力,以避免學生的表達受口語或網絡語言的影響。
●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亦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以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的溝通。

規範!規範!規範!規範就是目前政府推行教育政策的核心,而簡化字就是其中一種手段。我立即想起網上流傳的一個笑話,某學生作文時寫「魚蛋」,但老師改文說寫錯,指出應寫作「魚丸子」。這就是從生活用語開始規範學童的日常用語,繼而用規範文字影響他們的道德判斷和價值取向。至於讓香港學童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極權者的用心當然不是提升學童跟其他人雙向溝通的能力,而是便利中共以簡化字寫成的文章更容易直接塞進學童的腦海裡,以操控他們的思想。在香港推行用普通話教授中文的圖謀亦是一樣,就是讓學童覺得普通話才是正宗的語言,他們上課習慣了聽普通話,再聽北方領導人用普通話說出來的指示,自然更易入腦,更會自覺遵從。

明白中共規範文字的思維,就會明白為何香港有那麼多人出來反抗簡化字的入侵。而特區政府強推政策的拙劣手段,適得其反,連建制派議員們都頂唔順,紛紛發言指特區政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無謂提暢簡化字而引發爭議。當然,中共會透過特區政府或直接施展各種手段測試香港人的水溫,不斷向香港人伸出思想規範的魔爪,香港人絕不能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