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參選的困境:承認殖民政權?

「本土派」政治人物參選議會,理論上的最大困境莫過於「一邊主張制度失效(否定殖民政權),一邊走入制度(參與殖民政權選舉,變相承認殖民政權)」,類似泛民主派既要求廢除功能界別,又參選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席的情況。筆者以為,單是上述的情況,其實不算矛盾,就正如使徒保羅不會要求「外邦」基督教徒受割禮一樣。民選的代議士是向公民負責,而非向殖民政權負責,運用制度僅有的力量抵抗建制,從不是一件可恥的事。只有明知制度賦予的力量不足抵抗建制,仍然行禮如儀,若無其事,才算得上是不知廉恥。真正的矛盾是鬼國惡制無藥可救,仍然妄想自己能夠成為中興賢臣,「建設民主中國」,而非揭竿起義將之消滅。

退回一國兩制是「本土派」議員職責

一國兩制的問題,不只在於「一國」試圖將「兩制」合為「一制」,更在於香港在外來的「一國兩制」下被迫與中國共處「一國」之內。中國官員那句對我們而言sad but true的「首先是中國公民」,就是香港人接受一國兩制必然要承受的惡果。無論一國兩制的「實然面」是有效或無效,外來而未經授權的一國兩制也是「非應然」。筆者姑且以偶爾被引用的「強姦」比喻釐清上述論點:香港人不只無義務與中國行房,不是只須分處二室相互區隔,香港人自古以來也沒有義務與中國人活在同一屋簷下!因此,香港人要廢除外來體制,將一國兩制退回中國。

我們知道議會已經失效得七七八八,所以「本土派」進入議會,只為運用本港代議政制之綿力在議會內為香港「盡做」,以及善用資源及影響力支援香港人在制度外抵抗。參選,就是為了「強迫」更多傳媒為「本土派」散佈理念。參選,就要求勝,取得議席,全天候「強迫」傳媒為我等所用,「強迫」傳媒宣揚將一國兩制退回中國的理念。

也論新東補選

「香港正走向一國一制,若中央繼續漠視港人意願,香港絕對有可能爆發大規模流血抗爭;若能落實雙普選,讓港人擁有真正自治權,則維持一國兩制仍可接受。」這是新東補選候選人六號梁天琦接受明報訪問的發言

儘管梁天琦對於一國兩制信心評分為零,他仍未對一國兩制予以全盤否定,是筆者這位新東選民考慮多日方能下決定支持他的主因。(筆者按,最後是基於以下四點作決定:今次支持某人,不代表之後都一定要繼續支持同一人;選票能夠表態反對外來殖民政權及抗衡辦事不力的泛民主派;支持對象有議事能力,亦有議會抗爭能力;現況惡劣,新人較優勝)無論二二八補選結果如何,希望梁氏本人或其他「本土派」參選者,他日能夠挺身而出,宣告要退回一國兩制。

「本土派」全港級別政治人物,終有一日要擔起歷史責任,為他們效忠的香港人民大聲疾呼,退回強加於香港身上的「一國兩制」。

後感

行文至此為止的「本土派」,也許改成「獨派」更合適。畢竟「本土派」至今仍有不少人接受一國兩制,筆者不應強迫「本土派」認同應該將一國兩制退回中國的論點。

(「本土派」參選區議會的意義,筆者認為與參選立法會有不同之處,這點留待他日再另文探討吧。)

新東補選候選人包括一號劉志成、二號黃成智、三號周浩鼎、四號梁思豪、五號方國珊、六號梁天琦、七號楊岳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