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年初一的旺角衝突(魚蛋起義)不是緊接著一場立法會補選在後的話,在港共、中共、土共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聯手鋪天蓋地的遣責聲中,魚蛋起義就很快會徹底地,被當權派刻上「暴亂」和「分離主義」烙印,再加上接踵而來的行政、司法鎮壓,這對於目前方興未艾,實力仍然弱小的本土派來講,確是非常沉重的災難性打擊。

但現在命運給了本土派一個扭轉乾坤的重要機會,那就是本月廿八號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而本土民主前線一早就已經派出梁天琦參選,所以這次選舉,對支持本土派的選民來講,是一次不必「含淚投票」的選舉機會,再加上年初一爆發的魚蛋起義,使得這次補選除了替補議席空缺外,更增添了「民意公投」的作用,其意義堪比2010年的「五區總辭、變相公投」(巧合地,兩次「公投」都因有議員辭職而觸發)。

支持梁天琦當選立法會,除了因為他是在7位候選人中,立場最堅定,本土政綱最清晰的候選人,除了他為勇武抗爭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他曾莊嚴地承諾當選後會在立法會內進行抗爭、他連免費投寄選舉傳單的機會都被港共政權粗暴剝奪等等眾多的理由之外。更為重要的一點,就是香港人必須善用這個難得的補選機會,用選票向全世界發出一個明確信息:我們珍重本土,支持「以武制暴」!!

所以,請各位新東的選民,如果你們不想香港繼續沉淪,如果你們不想電影「十年」裡面的情節在不久的將來成為殘酷的現實,懇請你們在二月二十八日踴躍前往票站投票。我們要告訴港共政權,旺角衝突絕不是外交部發言人口中所謂的「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更不是梁振英私自定性的「暴亂」,而是一場有強大民意力量支持的抗暴義舉,我們還要告訴「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暴力抗爭絕非沒有出路,相反這是香港日後反抗暴政的新模式、新常態,而和理非非式的假抗爭才是窮途末路!

在有選舉制度的地方,選舉往往是街頭鬥爭的延續,1916年愛爾蘭獨立派發動復活節大起義(Easter Rising),和佔領愛爾蘭的英軍在街頭激戰,最終寡不敵眾,大批的愛爾蘭起義軍領袖慘遭英國政府處決。街頭的武力抗爭雖然暫告一段落,但隨後在1918年的英國議會大選中,主張愛爾蘭獨立的新芬黨一舉奪得愛爾蘭選區105個議席中的75個,成為選舉的大贏家。這75名新芬黨議員在當選後拒絕承認英國建制下的英國議會,自行組織了愛爾蘭本土的議會(First Dáil),並由此揭開了愛爾蘭獨立戰爭的序幕,在經歷艱苦和血腥的衝突後,愛爾蘭最終擺脫英國三百多年的統治,成為一個自由、獨立的國家。

勇武抗爭與議會選舉並不互相矛盾,勇武抗爭由於難以避免出現暴力行為,而這些暴力行動如果不能清晰地對公眾交代其行使的目的,如果沒有一股強大的民意力量明確表示支持這種抗爭方式的話,勇武抗爭基於其高昂的成本,是難以為繼的!

228選戰是旺角街頭戰的延續,我們著實不能夠輕敵,能為6號梁天琦多爭取一張選票,就是多爭取一份對本土抗爭的支持,只有通過選票的肯定,才能把年初一的魚蛋起義,正式「升Lv」為魚蛋革命!正式改寫香港長期作為次等殖民地的屈辱史!

光復我香江

新東候選人包括
1.劉志成(獨立)
2.黃成智(新思維)
3.周浩鼎(民建聯)
4.梁思豪(獨立)
5.方國珊(獨立)
6.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7.楊岳橋(公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