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炎武《日知錄‧正始》:「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綜觀「魚蛋革命」後一周的狀況,香港所面對的,不只是「亡國」,更是「亡天下」。

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何君堯在《城市論壇》同意警察開槍殺「暴徒」。689 則在一個公開場合表示,被捕人士當中,大多數是無業,部分屬於極端組織,呼籲政黨不要再為「暴亂」塗脂抹粉。李偲嫣甚至附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認為「魚蛋革命」是「暴徒」長久以來想進行的一次有計劃的恐怖襲擊。這些人說話時,全都振振有詞,面無愧色。配合「無線電視」刻意「求真」的報導,港人鸚鵡學舌,竟驟然盡失天生固有的良知,「讀屎片」、「攪亂社會」一類冷嘲熱諷滿天飛。

稍知事實真相的,坦白告訴箇中原委,反遭到「你係咪俾人洗腦呀」、「你係咪癡左線呀,幫暴徒」等謾罵。法國人托克維爾曾經提出「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亦是被雅典民眾投票處死,今天的香港社會,彷彿帶有類似的影子,教人不寒而慄。

人與人之間,貴在相互關愛、尊重,而非仇恨、鬥爭。孟子曰:「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倘若由統治者至民眾皆好鬥成性、崇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此無異於重蹈文革的覆轍。新儒學大師熊十力於文革期間在街上自言自語:「中華文化亡了!中華文化亡了!」,香港有必要落得如斯下場嗎?

1997 年香港主權移交,龍獅香港旗、米字旗徐徐降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五星紅旗慢慢升起,這是「易姓改號」,是「亡國」。現在官員、政客、無知市民埋沒良知,欲去年青抗爭者而後快,將香港變成純粹的經濟鬥獸場,此乃「率獸食人,人將相食」,是「亡天下」。

顧炎武曰:「國之興亡,肉食者謀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但願尚秉持良知行事的港人,動心忍性,明辨是非,堅持到底。只有這樣,「亡天下」的惡夢才不會成為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