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不少人討論新界東補選的事,有如跑馬一樣,當中宣傳與輿論可謂戰國七雄仿如「你死我活」一樣,歸其由是公民黨湯家驊於去年9月辭去立法會議員才有這場現實版《選戰》上演那樣。不少泛民政黨不參與是次選舉,基於辭職乃公民黨人,所以應該由公民黨承擔責任同有冷眼旁觀味道。

誠然,亮點於是落在民建聯周浩鼎與公民黨楊岳橋之爭的政治格局,曾經在公大政政列席的「中港矛盾日漸增,身份認同起紛爭」的周浩鼎連講一句中港關係有否負面形象也不敢講,只懂講「愛國愛港」及經濟發展等口號,即使政府有錯也是貫徹如一支持下去,那新東選民不如選一個圖章吧,既省樹木、人手推廣或親自下場打。反觀楊岳橋就更可憐,不但背負著維持1/3的議會成分比的關鍵外, 更遭到「魚蛋革命」黨友為他劃出「我是和理非,我非支持暴力」,更加受到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及一眾本土派人士的炮艦式的網絡戰聲討,而建制派只懂吃花生而已,反而泛民更冷眼默不作聲,怕影響九月選戰的結果,仿如夜間閱讀魯迅《秋夜》一樣。而梁天琦因受「魚蛋革命」之影響下,一夜間聲名大噪,令選民再非純粹因泛民與保皇之爭,反而是本土崛起成功與否的考驗?

同樣地,一個議席可以決定香港政治光譜外,亦對香港人醒覺關鍵時刻,也對議事規程有深遠影響。不過,新東選民千萬不要忘記一點,此補選任期是不足半年,與其是這樣的話,倒不如將你們一票化成「白票」,這說一定有很多人漫罵,但是既可以保持現在議會成分比外,同時亦要所有香港人向特區政府表明繼「雨傘革命」之後,施政與民脫節,官逼民反,才產生「魚蛋革命」的惡果出來。再者,只要「白票」越多,對於梁振英連任「希望」及施政,響起了「喪命鐘」警號。亦可切身式對當選者起了「示之以警」的作用,一旦做得不好,就可以利用自己手上的選票懲治他們。更直接強化本土派在9月選戰中,更有把握擊敗泛民或「和理非」主義者,大家不妨考慮下此策略。

忘記與大家介紹,在下韓信。我韓信點兵,從來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