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沈旭輝《虛擬國家論:由特朗普到旺角黑夜(全集)》後感:

新世代標榜「新」的身分認同是希望清楚表達自己的不同,希望讓舊世代能注意得到當中的分別,作出適切的回應,造成有效溝通,從而調和矛盾,達致和而不同,和平地將世界交到未來主人翁手上。上世紀戰爭世代過渡至嬰兒潮世代亦經歷了一系列的鬥爭,是新舊交替的正常現象。至於新世代鬥爭的激烈程度,住住取決於舊世代包容的胸襟,和是否適時適切地作出真誠摯意的溝通。這只算是常識程度歷史觀察,奈何堂堂教授卻置若妄聞。

就我分析,教授洪文有三個步驟。首先無限放大兩代的矛盾,將身處同一世界的「新舊世代」鴻溝,進一步說成兩個「新舊世界」加以隔絕,形成絕對的分割對立。其次是危言聳聽,將「新世界(代)」妖魔化成偏激、恐怖主義、不可理喻、翻天覆地、令人不安,是「舊世界(代)」的終極未日。最後以縱貫全文,精心反覆安插「傳統精英」的權威身分去一鎚定音:無得救。此等言論與何君堯的「打死暴徒論」並無實質差異。教授日常溫文儒雅,口口聲聲不要兩極化,要理性現實,主張多元社會的「傳統精英」,卻一反常態不想兩代和解,到底是何居心?

無他,他的賣點是擁有舊世代的學識,亦有接通新世界的見聞。大部分新舊兩代的人,都沒有他的新舊綜合能力。從而建立了一種獨特權威,舊世代視他為了解新世代的橋樑,新世代視他為汲取舊世代權力資訊的管道。他不斷自居是「傳統精英」是基於舊世代仍然壟斷社會資源,能提供更大利益的判斷。一日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就會轉軚。現實有時無可厚非,但他為求保有「獨特權威」的既得利益,而分割對立,挑撥兩個世代的用心不良,是「小人喻於利」或偽君子都不足以形容。

如果,有一種恐怖主義,叫做散播恐怖主義。沈旭暉就是「恐怖分子」,而且是教授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