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個本土派山頭或個別的本土派獨立人士都表明力捧屬本土民主前線(下稱「本民前」)的新界東選舉人六號梁天琦,即使當中曾力斥本民前是「鬼」或者「左膠」的亦表明支持,值得留意是熱血公民黃洋達宣佈全力支持梁天琦當選,輔仁媒體總編輯容樂其亦力撐梁天琦。於社運圈眾所周知,容樂其是反雙黃系的,留意是一整系,即使原本是輔仁寫手又表明獨立不屬熱血公民的白影亦已被容總封鎖,但梁天琦在訪問中不忌諱引用黃洋達的「不受傷、不被捕」的抗爭理念。

這是甚麼一回事?就是在大是大非前,大家亦可以放下私怨,只是實事求是的在新界東補選中嘗試變天,不止是踢走建制,就連泛民這個香港民主毒瘤亦要掃走。泛民的和理非如果可行,那為何政權移交後的十八個年頭,香港的民主發展不止是停滯不前,甚至是每況愈下。不少今日走上街頭的激烈抗爭者,有不少亦參與過昔日由泛民主導的七一大遊行、六四燭光晚會、反國教集會、撐港視集會等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活動,但結果是如何?李怡引用過愛因斯坦一句話:「精神錯亂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Insanity: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在私怨大過天的社運右翼圈子中,一個原本只屬傘後組織,去年初一月才成立的本土民主前線又何以令到如此多人信服,就是他們始終如一走在最前線,不像那網上自以為可以呼風喚雨的意見領導。他們每次都以抗爭者的身份走在最前線,不是為了領導或光環,而是切切實實用行動表明心志,不停留於過去社運界的傳統只是向強權說不,而是直接以行動挑戰強權。另一原因,他們其實是非常理性務實,不會因門戶之見及山頭有別而有所顧忌,去年反水貨客的「光復行動」就跟右翼團體熱血公民合作,而有左翼團體於警察總部抗議警方濫用私刑,本民前的黃台仰亦身置其中,結果本民前被本土派圍攻,更有MyRadio的支持者要求該台辭去黃台仰的主持身份。但本民前於被圍攻下無所畏懼地堅持他們的理念走下去,到了大年初一,又一次向外表明他們對抗強權的決心,這份決心及行動力,正正是這班年青人為何可以令到那麼多人支持,因為他們帶來「改變」的曙光。

愛因斯坦又曾說過:「如一個想法在最初並不荒謬,那它就沒希望。」(If at first the idea is not absurd, then there is no hope for it.) 要在新界東的補選中,由一個激進組織的發言人當選,在充實著「和理非毒素」的香港,說出來真的有點痴人說夢,甚至有點荒謬,但這正正代表當中充分著變數及希望。昔日新界東的選民以手上神聖的一票送了他們心中以為代表抗爭聲明的「長毛」梁國雄進議會,但結果如何?有帶來改變嗎?香港有變好嗎?這個大家心中有數。我不會說投梁天琦一定會帶來改變,但於客觀理性的分析後我敢斷言,以其他侯選人的政績而言,投他們一定不會帶來任何曙光,你願意用你手上的一票為香港為自己而賭一次嗎?輸了,一切沒變,赤化依然;贏了,曙光初現,光復有望!

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