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補選我沒份投,但若問我會投誰,以今次的情況來說,我會投6號梁天琦。

除了是因為支持本土理念和支持一個更有能力的候選人,最重要的是因為,我認為公民黨的楊岳橋已沒有勝利的可能。

我相信,許多人在這一刻仍然會選擇「含柒」 (含淚投7號楊岳橋),認為這種「策略性投票」能夠最有效阻止建制派周浩鼎當選。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大年初一旺角魚蛋革命發生後,公民黨是第一個跳出來和革命者割蓆的政黨組織,其意為與道向不同的補選對手本民前梁天琦劃清界線,以保温和路線的選民票源。然而,此舉不但觸怒了激進派,更甚的是令許多界乎於温和路線與激進派系之間的民眾也對其行為嗤之以鼻。這一個多星期以來,在許多的網上媒體和名人大力宣傳下,6號梁天琦獲得了許多的知名度和支持,再加上其於初一革命中的實在表現,在我看來,梁已經獲得足夠的票數去令楊敗選。

在這一刻,真心相信楊而要投楊的我也沒甚麼話好說,但對於要「含柒投楊」的所謂「策略性投票者」,我要再重申一句,楊,已沒有勝利的可能。也許,從梁楊二人一起參選開始,楊已沒有勝利的可能,但也許更明顯的是,從梁勇武抗暴而公民黨立意割蓆開始,公民黨就徹底毀去了自己的「勝利之船」。當所謂的「策略性投票」並不能有效的令其屬意的候選人當選,這「策略」還算聰明嗎?這「策略」我們還要繼續推行下去嗎?

有温和派支持者會指責本土激進派參選為「界票」之舉,又質疑本土派為何不棄選以成全大局。先不說過往温和派本身就從沒有作過自行退選以保大局之舉,再說,本土激進派與温和派本身的支持者根本截然不同。2015年區選屯門樂翠何君堯當選,落敗的何俊仁及其泛民支持者指責鄭松泰「界票」,然而細心想想,熱狗與民主黨路向南轅北轍,關係一向勢如水火,即使鄭沒有參選,其支持者也不會支持何,正是「射落海都唔會益你」,又何來「界票」之言?是次補選亦然,若沒有梁參選,許多的激進派寧「焦土」投建制也不會投給公民黨。兩派本身支持者不同,「界票」之說根本不成立。

有些人期望温和派與本土派好好協商,共抗建制土共,然而兩者路線不同,過往嫌隙太深,再加上公民黨剛剛的割蓆之舉,在這一刻是談不攏的。就好像你要蜀吳兩家一起抗曹,但呂蒙剛剛就殺了個關羽,陸遜還要燒了你一個連營,和談之話,又怎麼說起?乾脆的接受吧,本土派和傳統泛民徹根就是兩個不同的派別,就好像斯巴達和雅典一樣,互相鄙夷,是很難合作得了的。

有些朋友和我說,我心裡呀,是希望梁天琦勝,但為了阻止建制入主,我還是要票投公民黨。但我在想,你心裡希望梁勝,但你的所作所為卻是在阻撓梁勝,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倘若你真心愛楊,要投他也無可厚非,但若你支持的是梁,你怎麼能為那飄緲的「策略性投票」而去支持一個你根本不相信而又鄙夷不己的人?說是飄緲,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跟隨你的「策略」而行,你們又不是土共建制,你們懂得配票嗎?你們熟悉配票嗎?更何況正如我前頭所述,本土派已齊集了足夠票數令楊嬴不了,楊的「策略性支持者」倒不如從心行事,票投自己真正支持的候選人。

在單議席單票制下,這是一場艱巨的選戰,建制配票效率十足,勢力強大,如三國曹魏﹔剛剛說公民黨如孫吳是過譽了,不如說其像袁紹,看似兵多將廣,但實質外強中乾,屢犯愚蠢錯誤,許多他們的支持者只是像剛才提到的在「被迫含柒」,把票投給公民黨有如進飲海水,愈喝愈渴。本土派初生之犢,但潛力無限,假以時日將成蜀劉之勢。這一場選戰,我們就當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來打吧。聰明的選民,我相信會如孔明一樣,選擇最適合的明主。

由於很重要,我再再再度重申,公民黨沒得贏,不要「含柒」,放棄他們,把票投給有希望的本土派吧。

民調將出,很快我們會有更具體的數據,但這一刻,我是這樣看的。

香港人撐本土,我撐本土,6號梁天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