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梁家傑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聲稱收到消息,政府會在周浩鼎勝出後修改議事規則。

不知為何,宣布同一樣的消息,要由不同的泛民大老每日輪流作亞視式重播,好像以為同一個鬼故事重複多講數遍,小孩就會害怕。

泛民大老已經與時代脫節得太緊要,他們的口頭恐嚇,會恐怖得過黑警的拳打腳踢嗎?會恐怖得過上門拘捕時家人的眼淚嗎?會恐怖得過牢獄之苦嗎?本土派義士連以上的殘酷現實也熬過了,真的會害怕那個傳說中的鬼故事嗎?

現在,害怕的明顯是泛民,他們動用了一切可用的媒體來告急:《蘋果》、D100、獨媒、立場、謎米……等等,出動了一切可以出面的名人來「勸含」,包括泛民全體議員、網絡名人庫斯克等,乃至連臨陣逃脫的死士徐少驊都要粉墨登場,只差未把司徒華請上來助陣。而本土派卻是好整以暇,在網絡上的筆戰不落下風,網絡下的本土富士康也是水洩不通,迅速將被政府打壓的宣傳單張整理好準備派出。

本土派雖是少數,卻是可以撼動大局的關鍵少數。本土派對議席真的很渴求嗎?至少不似泛民,像得不到毒品的道友一般。泛民比本土派更需要議席,他們要贏,需要拉攏本土派,是人人皆見的事實。公民黨若是醒目,上策該是在魚蛋革命後趕緊接觸本民前,在他們氣勢未聚前作政治利益交換,換取他們放棄補選。

然而他們採取的卻是一貫的下策:恐嚇選民不投我們你就仆街,逼港人含淚投票。無他,因為此策雖低下,對付黃絲港豬卻是綽綽有餘,一直以來都卓有成效,所以也懶得變招。殊不知許多港人已經含夠了淚,泛民有如《北風與太陽》中的北風,對梁天琦的攻擊越猛烈,本土派就越堅實團結,現在六號的勢力氣候已成,再勸退已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下去,預計結果只會有兩個:楊岳橋輸,梁天琦贏;與及楊岳橋輸,周浩鼎贏。

若是前者還好,若是後者,而建制派藉此在議會施暴,泛民別以為可以將責任往選民身上推,責任永遠在你們身上。邱吉爾戰後選首相輸了,說的是「對領袖殘酷,是一個偉大民族的特徵。」;陳水扁競選連任台北市長輸了,也跟風:「對進步的團隊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從來不會向人民惡言相向。真正政治家的見識,不是香港低等政客所能企及。

香港人對泛民喊話,要他們大讓細,成就本土,泛民以為他們發瘋;卻沒有看到彼岸的柯文哲、時代力量逼得綠營都要退讓三分,第三勢力的崛起是大勢所趨,抱殘守缺的政黨只會被淘汰,而不拘泥一時得失,順應潮流的政黨反而會更強大。

非建制的兩派對抗曠日持久,投票日卻逼在眉睫,本土派沒可能退,反而泛民尚有後路,民主大老們是時候拋棄無謂的尊嚴和思想包袱,平心靜氣想想,分析泛民退選的利弊,選舉不止這一次,九月的選舉才是真正大局。

沙盤推演一下,若果楊大狀宣佈為了大局,正式放棄是次補選,然後泛民全體議員含淚手拖手以示團結,集中票源選出梁天琦,議會的關鍵一席不但可以保住,泛民的面子也不會丟失,卻是倍添光環。主角楊岳橋先生更可超越范國威,成為本土泛民兩派支持者俱敬重的人物,九月的新東票王,非他莫屬。其他泛民政黨叨其光芒,把握機會與本土達成諒解休兵,九月約定互不攻擊,劍指保皇黨,則戴耀廷教授的「雷動計劃」方有實現之可能,即使天方夜譚,若兩派合作取得議會過半數,方是成就真正的大局。

反之,泛民繼續冥頑不靈,不論228的結果如何,其形象只會急速下滑,到九月選戰時兵敗如山倒,輸的亦將不止新東一席,而是波及五區;受害的將不止公民黨,而是所有有份參與是次恐嚇的泛民政團,都會受到選民的報復,到時沒有大局,也沒有小局,因為根本不會再有你們泛民的局。

當然你們可以繼續當本人「癡線」,依然故我,繼續恐嚇香港人,奢望有日他們再次屈服於你們的淫威之下,但這條路,像沈旭暉說的,行不通。

握緊拳頭,你將一無所有;張開雙手,方可擁抱一切。還有一個星期,泛民轉軚請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