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企硬,哪有妥協?沒有極端,哪有中間?企硬極端,讓主張妥協的中間路線發揮其應有功用。

社會本來就是很多元的,沒可能人人都企硬,沒可能人人都極端。同樣,也沒可能人人都走中間路線,沒可能人人都妥協。要人人都妥協、人人都走中間路線,這是個很極端的主張。

社會本來就是很多元的,有人企硬、有人極端、有人妥協、有人中間,好應該各司其職,達致社會平衡。

中間妥協是種獨特的政治取態,需要靠決心放棄立場的人去承擔,更需要依賴各種企硬的極端主張,才能發揮功用。所謂妥協和中間路線,就是在不同意見中,找到平衡。但前提是:社會要有不同意見。正因社會處於兩極,中間路線才可以中間落墨,取中庸之道,達致平衡。

假使只有人為暴政企硬,沒有人為抗爭企硬,主張妥協的只有向暴政妥協;假使只有極度暴政的一端,沒有極度抗爭的一端,中間路線只有支持暴政。

假使你企硬抗爭的一端,主張妥協的中間路線自然會來妥協,自然會走出一條抗爭的中間路線。

忠於自己,企硬極端,讓主張妥協的中間路線發揮其應有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