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男人最黑人憎?要數賤男之最,不得不提那種前天怒吼分手,昨天馬上死皮賴臉問你借錢,再過兩天到你家樓下求復合的男人。
這種男人無能之餘,亦不敢面對分手現實,整天就像一塊狗皮膏藥,死粘住不放。

泛民一眾政黨,正正就是政治界的賤格前男友。
多年來嫌棄激進派,本土派,抗爭者唔夠得體大方。總要高調宣佈「分開行」,猶恐怕沾上一點點不潔。
咁多年黎割席聲明數之不盡,不禁令大家都想問,同一張席到底可以割幾多次。
既然立場唔同,大家分手亦無可厚非,但佢每年選舉投票,竟敢叫你為佢含淚投票。

割左席要含自己含,所有選民都係支持同自己同一立場既政治人物,唔係比你攞黎當工具亂含既!
泛民為咗自己既議席,每每用各種論調企圖矇騙選民。

好似今次新東補選,佢地會同你講:
「呢個係民主派同建制派之爭,大家都支持民主,唔應該內鬥。一定要守住泛民議席。梁天琦機會低,都選唔到架啦!最後只會益左建制派。保送周浩鼎。而家6號梁天琦出黎𠝹票,民建聯最高興。」

當一句說話打到水蛇春咁長,就好似好有道理咁,柳臣即管將句說話斬件分析。

「呢個係民主派同建制派之爭」
今時今日,呢個社會既政治光譜仲係咪咁窄呢?你唔係民主派就係建制派?將件事二元化對立可以令到選民唔需要思考,事實係香港唔係二元對立好耐啦!民主講求既係多元包容,選票唔係比你當選既工具,而係選民表達政治意見既渠道,政治人物先係工具。
今日投梁天琦,就係投你地口中既「暴徒」一票,咁泛民你話我聽,「暴徒派」係你歸你泛民定歸建制?
好明顯,泛民建制紛紛割席,表明自己同「暴徒」唔係同一路人。由此看來,香港政治光譜上,起碼是三足之勢。
如果社會真係好似泛民既邏輯咁二元對立,都應該係「暴徒派」與「非暴徒派」既對立,咁泛民應該去搵建制派大和解,一齊對抗「暴徒派」先岩。

「大家都支持民主,唔應該內鬥。」
呢句說話係典型既廢話,大家都支持民主,咁民建聯都支持民主架!人地叫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喎?唔通你又話佢同你內鬥?你不如話佢𠝹你票啊?
要知道泛民爭取既民主同建制派口中既民主唔同,亦同「暴徒」爭取既民主唔同。說得直白一點,「暴徒」的出現就是對泛民無能的討厭。就是為了踢走多年來無甚建樹的民主派。

「梁天琦都選唔到架啦!」
選民不是工具,不是棋子,也不是政治籌碼。說投票是神聖的,不是當選是神聖的,因為選舉是選民經過獨立思考投出的「民意代表」。
議席當然有佢既實用性,但一不見二十多年來泛民有發揮過它的用處,二是議席再重要,亦不及達義的重要。
投給梁天琦,是投給自己所認同的公義。這是投給楊岳橋所不能得到的。
投給楊岳橋同理,只要是選民自由意志下的選擇,都是值得尊重的。
當選機會高不是一個投票的理由,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係多人投佢,所以佢當選機會高,定係佢當選機會高所以我投佢?
前者,叫選舉;後者,叫買馬。

「𠝹票啊!」
相反之下,𠝹票論絕對是對民主選舉的侮辱。是不信任選民的表現。
不是某某出現了,𠝹走本來「屬於」你的票。
而是貴黨不再受到選民信任支持,選民決定放棄你。
對於選票流失,泛民第一件事就是應該反省自己做錯了什麼令到「選民覺得你代表不了他,某某更能代表他」。
可是泛民從來沒有,泛民是一團不信任民主制度的混蛋,是一群把選民當成選票的混蛋。
只有混蛋會叫你含。淚投票。
一再強調:唔同立場點𠝹你票啊?

「益左建制派。保送周浩鼎。民建聯最高興。」
泛民的心底話,沒有敵人,他們就什麼都不是。
他們不是追求民主的政團,他們只是反對民建聯政團。
為了敵人而存在的政治組織是空洞的,是常常搬龍門的。
到了今天,他們窮得只剩下「民建聯最高興」。
選民的高興呢?他們已經把最重要的一點丟到九霄雲外。
民建聯當選喎!共產黨高興喎!可唔可以唔好再恐嚇選民。沒有選民的支持,泛民什麼都不是。

「守住泛民議席。」
守住個位唔係問題,問題係守黎做咩?
2012年黃毓民拉布既時候,所有泛民視若無睹。
只有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三人苦苦支撐,計埋後期加入既鄭家富,都係得四個人。
近日黃毓民衝出主席台時,眾泛民同樣冷眼旁觀。
泛民既議席係多啊,又如何?

更令人氣憤的是,當時修改議事規則將大會主席的權力,擴展到其他委員會主席,使其剪布。
公民黨余若薇贊成收緊議事規則
公民黨陳淑莊贊成收緊議事規則
公民黨梁家傑贊成收緊議事規則
公民黨湯家驊贊成收緊議事規則
時至今天,公民黨仍欠選民一句道歉。
泛民有何面目要脅選民「守住泛民議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