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二月也已過了一段時間,對於關心台灣、關心台灣政治的朋友來說,二二八當日舉辦的「共生音樂節」無疑是一項重要的活動,除了紀念被國民黨屠殺死亡的先人,也積極開拓所謂「共生」的可能性。

然而,在即將進入二月的這個時刻,我要提出來一個很重要、且當前被台灣人普遍無視或扭曲的論點:必先有轉型正義才能談共生。

談到轉型正義,我發現,當前台灣人對於轉型正義的認知非常粗淺,甚至某些自稱台灣人的代表人物還不時有意無意地宣稱轉型正義非為清算、非為鬥爭。這是非常錯誤的理解,當然更別說或許是其心可議地誤導大眾。光是錯誤的理解,以他們身為代表人 物的地位,就很有可能將眾多台灣人拉進一個概念上的死胡同。

轉型正義是一個非常嚴肅的過程。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我們不得不正視這幾個重點:調查、審判、認罪、和解、共生。任何一點沒有做到,就不算是轉型正義。我相信很多人都對德國關於二戰時期的暴行所進行的轉型正義非常了解;事實上,他們就是徹底地實踐了我剛才談到的那五點,才總算是稍微挽救了自己的形象。他們對轉型正義執行的嚴謹程度,連一個曾經為當時的納粹政府做事的老人,九十幾歲了也要進行審判,這是我們所無法想像的;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這種執行轉型正義的經驗。

那回過頭來,台灣人經常把「轉型正義」掛在嘴邊說來說去,實際上做到了哪些?我認為,我們對於二二八事件所進行的轉型正義,只有到達「調查」的程度而已,例如已故的張炎憲教授在陳水扁總統時期所進行的較完整調查報告。

然後呢?很抱歉,然後就沒有了。既沒有審判、國民黨也不曾認罪,甚至台灣人本身對於國民黨有罪與否,根本就沒有一個確定的結論。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憑什麼我們就可以直接跳進到「和解、共生」的階段呢?沒有經過審判的轉型正義,還能叫做轉型正義嗎?

由是觀之,我認為「共生音樂節」的立基點就與轉型正義的基本概念天差地別了。

每一年,主辦方都宣稱要「共生」,其實也不過就只是一群喜愛搖滾樂的樂迷們互相同樂罷了;即便先不要談「共生音樂節」對轉型正義的認知是錯誤的,幾次辦下來的結果,音樂節的焦點也早就被模糊了。有人還記得「共生音樂節」是誰與誰要共生嗎?

當然更不用講,二二八事件中的受害者家屬們,沉冤未雪,他們的痛心,豈是「共 生音樂節」可以隨便呼攏的?對於我們的祖父母輩,那段恐怖的時日、那些至今逍遙法外的兇手們,今天年輕一代的台灣人以「和解、共生」來要求老人家放下,實在是太不 近人情,也違背了轉型正義的真正理念。

沒有轉型正義的共生,其實就是另一種暴力。

我殷切地期望,今年五月即將上任的新政府,會對這些發生在過去的事件重啟調查、並嚴格地執行轉型正義,之後我們才有立場討論要不要「和解」、要不要「共生」。 我也誠懇地呼籲,任何對於二二八或是白色恐怖非常重視及關心的人們,一定要起來督促這些經常會錯誤理解、或是刻意帶風向的政治代表人物,讓他們正視「必先有轉型正 義才能談共生」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