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故仔之前,交代吓少少背景先。

我生於一個都算幾多人嘅家庭,對上有九位長輩,全部都係戰後至60年代出生;對下有五個表弟妹,都係大家口中嘅九十後。我呢,就啱啱夾晌呢兩代人嘅中間。

事源新年拜年嘅時候,有人提議玩大富翁,於是五個長輩同三個後輩做參加者,我做銀行、其他人睇住佢哋玩。

擲骰決定起步次序,長輩們都好好彩係行先嗰批,於是一開始就可以買唔少地;後輩們都有買到地嘅,不過都係啲長輩買漏、收入唔多嘅「雞肋」。

行咗幾個圈,長輩們同後輩們晌資產上嘅分歧漸漸明顯,尤其長輩們在靚地上起埋屋同酒店,後輩們踩中時要俾嘅租金就更多;長輩踩中後輩嘅地呢?都有俾錢,不過都係九牛一毛。呢個時候後輩們開始諗計聯合反抗,例如後輩踩到後輩嘅地就互免租金,長輩們一概以「唔啱規矩」而禁止。不過好笑嘅係,長輩們有幾次偷偷哋晌枱底交換佢哋嘅地嚟儲齊同色,我有開過聲話佢哋「出茅招」,佢哋就話「銀行唔應該出聲」。

再過多幾個圈,後輩們嘅現金已所餘無幾,就嚟要賣地啦,旁觀嘅長輩都開始起哄,話「不如讓吓啲後生啦」,佢哋舉出咗唔少附加嘅新規則,例如「後輩踩到公共福利可以double、長輩減半」、「後輩坐緊監都有租金收」,不過長輩一一拒絕。於是後輩開始消極,已經唔係enjoy個game,而只係漫無目的咁擲骰、行、俾錢,甚至寧願入獄,可以唔駛俾錢。到最後,後輩們根本冇辦法再玩落去於是紛紛離枱,係剩一班回味自己有幾多地幾多錢嘅長輩。

其實我覺得好熟口面架,呢場大富翁咪係香港嘅部份縮影囉。班長輩以為自己好叻咩?佢哋只係出世得早,搭到香港經濟起飛嘅順風車所以累積到資本,當中可能都有做過啲唔啱規矩嘅事,不過好彩過到骨啫!到班後生加入,佢哋已經比長輩們先天輸一截,班長輩唔幫佢哋不特止,仲要為咗自己既得利益打壓佢哋,咁班後生邊有心機同你玩?

其實我覺得我屋企班後輩算係咁架啦,話晒都係一家人先只係離枱走咗去,你試吓同出面嘅人玩?枱都反咗你呀!你哋仲可以話自己點叻點叻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