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忍不住再次批評候選人之一的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先生。

事緣周副主席於一個浪漫的情人節晚上,在其面書專頁上發佈了一段不怎麼浪漫,名為《教壞細路》的短片,作為補選宣傳之用。短片以近日非常熱門的「旺角暴動」事件作為背景,直指片中的「哥哥姐姐」周圍亂掟嘢係唔啱,因為凡事都應該要有商有量。他更在這個面書貼文中,以左一句「暴力歪風教壞細路」,右一個hash tag「#猴年行正路」,企圖打溫情牌,用以拉票。

其實,這個世界到處充滿著反面教材。

即使周先生自己本人,也可能會「教壞細路」,因為莘莘學子隨時會跟周浩鼎偷師,在回答老師的提問時,以「我聽唔明你條問題,你搞清楚先」作答,扮聾扮唔明,迴避問題而不作正面的回答。

又,周浩鼎在短片中並沒有播放警察以磚頭還擊的片段,隻字不提警察涉嫌使用過度暴力之事,一味以偏蓋全、集中火力恣意譴責其中的一方。這樣不作客觀持平的分析,又是否在「教壞細路」呢?

國父孫中山先生所領導的辛亥革命、已故國家領導人毛澤東所發起的文化大革命,沒有周副主席口中的「有商有量」,而其「暴力」的程度,更遠勝「旺角暴動」。若按照周先生的邏輯推理,我們是否不應該讓細路閱讀這些「暴力歷史」,以致誤人子弟?

梁振英上任初被揭發其大宅存在僭建問題。他其後更多次否認,以「我冇講過」、「我唔記得」之類的語言偽術,企圖胡混過關,被指毫無個人誠信可言。孔仲尼夫子就說過:「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梁振英身為特區首長,不以身作則,公然挑戰誠信這個核心價值。細路仔睇見特首都係咁,又會否視誠信為無物,信口雌黃?

吳克儉局長,位極人臣,領著豐厚的俸祿,卻不會「急市民所急」,寧可遊玩日本也不出席TSA公聽會。這種看似逃避責任,不敢面對廣大巿民的做法,孩子們又會否有樣學樣,甚至以吳局長為「榜樣」,架起一副沒有承擔的肩頭呢?

鍾樹根議員經常「明張目膽」地錯用成語;蔣麗芸議員則經常發表「精神病醫生最多人患精神病」之類荒謬絕倫的言論,這又是否有「教壞細路」之嫌?

如果啲細路真係睇吓就變得暴力,睇吓就變得激進,睇吓就有樣學樣,那麼以上林林種種的例子,豈不是也會教壞細路?如果不是,周浩鼎如此的理論,是否只屬杞人憂天之談?

《延伸閱讀》
《連支持政府都不敢說出口的周浩鼎》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2/16/2811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VHxexpeZss
(周浩鼎宣傳短片 – 暴力歪風教壞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