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的社運人士都會思考,魚蛋革命發生了,那然後呢?

四個字能概括魚蛋革命發生的原因:官逼民反。抗爭者就是沒有出路,才會拿起磚頭。 當和理非非的抗爭模式走到盡頭,當理性方式表達訴求被政府不屑一顧,勇武抗爭、「以武制暴」便變得無可避免。

「然後呢」這方面,抗爭者其實沒有需要想「然後呢」,要想「然後呢」的人,是當今政府要思考的問題和責任,想想如何平息民怨,正如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動之後,推出很多惠民措施和致力提升華人地位,因為抗爭素人沒有公權力和管治權,平息民怨的責任,毋庸置疑是在政府身上,但可惜,港共政府沒有這樣的政治智慧,抗爭者只需要繼續跟港共政府「玩落去」!

當示威行動已經國際級,黑警的保護裝備都會有所增強,例如引入水炮車的可能性非常高;當示威行動已經國際級,港共政府的爪牙都會變得更鋒利,例如廿三條可能誓必通過。

我們絕對要有心理準備、思想準備,黑警會使用更強大的武力對付香港人,今次對天開槍,雖沒有流彈傷害到香港人,但難保下次有流彈,或者黑警喪心病狂向市民開槍!

筆者深信除了何君堯等狗官,沒有香港人想有義士死,沒有香港人希望見到流血衝突,但請香港人記得,今天的暴力場面,是民主回歸論、含淚投票、愛與和平、和理非非、雨革的失敗,我們要一同承受的共業。

「然後呢」?就是讓香港的革命方向,朝著「國際級」一直順其自然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