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賀歲,先向大家拜個年。要應節,當然要講與猴子有關的話題。
十二生肖?太濫了。
西遊記的孫悟空與龍珠的孫悟空?你知我都知,飲杯竹葉青。
西遊記悟空與印度神話《羅摩耶那》的神猴哈紐曼(Hanuman)的關係?
嗯,這一層其實學界不少人談過,不過大眾層面傳播不廣而已。可以談,不過哈紐曼雖在《羅摩耶那》中智勇雙全、異常搶眼,但實在神秘元素也不算太多,主要是擅於變化(與悟空一樣),能化為巨人、小人、貓等,可談的地方有限。
我查了幾天,發覺全球以猴子為主角的神話,似乎為數不多。無論埃及、希臘、北歐,竟不甚見到猴子猴孫的蹤影(好似係);美洲如瑪雅、墨西哥是有,但不算很 重要,非常奇怪。
不過,漢藏語族的少數民族,如羌族、僜族、藏族、景頗族、緬族、彝族的「猴子神話」卻異常豐富!而且這些神話雖然細節的差異甚大(起碼有數十則不同的傳說),然而均指涉人類身世的重

大秘密:
猴子是民族/人類的祖先!
這個現象,讓研究者非常困惑: 縱使人類確是由猿猴演化而來(請閣下先撇開神創論/智能創世論/外星混種論等爭議),但這個演化過程乃數以百萬年計,人類這「當事人」,按理本身無法察覺此自然現象。何以此真相,會流傳於漢藏語民族的神話裡,而且集中於該地帶?
而且,這些神話,更與幾個神秘學的大話題扯上關係:
創世、進化、洪水、獨眼人與直眼人、地下物種……
不知道大家怎樣想?筆者就覺得非常X-FILE了。

自達爾文於1859年出版《物種起源》以來,演化論經過不斷發展,成為當代生物學的核心思想。

然而在19世紀以前的很早很早日子,不知何故,漢藏語少數民族的神話中,竟已暗藏「猴子進化為人」的密碼。

人、猴交配衍生後代
古代藏族是廣義的「羌」的組成部分。羌族人的神話中,不乏人與猴子交媾,繁衍後代的傳說。

四川阿垻汶川一帶流傳有「木姐珠與冉必娃神話」:天神木巴之女木姐珠愛上了公猴冉必娃,雙方結婚繁衍人類。

四川茂汶等地亦流傳「木姐珠與斗安珠神話」:天神阿巴木比塔的女兒木姐珠與猴毛人斗安珠相愛,斗安珠燒掉自己的猴毛,變成英俊青年。

藏民族說,洪荒時代,天神與母獮猴媾合生育了人類。

此型態的神話,強調人(或神)與猴子結合,「進化」的味道還不算濃厚。請看以下幾則:

猴子變成人
彝族裡有不同的記述。有言「地魂附猴子,猴子變成人,地魂人魂分,人是地魂子,人是猴兄弟」。而在彝文典籍《門咪間扎節》裡《猴子變成人》一章更云:

層層大山岩,都是猴子住。
樹果當糧食,樹葉當衣裳。
一天學一樣,猴子變成人。

而在貴州威寧的彝人,保存了一種稱為「泰吉」的戲劇,其開端祭祀部分由一組演員扮演猿猴,模擬剛會直立行走的蹣跚狀態,表現出「人是由猴子變成的」。

在現代科學還未孕育起來的古代,何以藏緬民族會有這種「超越時代」的意識代代相傳?

You are what you eat
人如何從黑猩猩分支出南方古猿,再演化為直立人、現代智人等理論,古人當然付之闕如。在神話中,猴子得以成人,很大關鍵來自「食物的轉變」:

藏民族流傳,起初世上洪水氾濫,觀音點化了一頭獮猴,與羅煞女結為夫妻,生育七個小猴子。牠們吃觀音的糧食,身上的猴毛及尾巴逐漸變短,轉化為人類。

珞巴族則說:天地初開時有兩種猴子,一種白毛長尾,一種紅毛短尾,紅毛短尾的那猴子拔下自己的毛,放在岩石上用石頭敲,生出火來。牠們用火燒熟食吃,之後不再長毛,漸變成人。

西諺說:你吃什麼就像什麼(You are what you eat)。這些少數民族一早便懂得了。

獨眼人、竪眼人與進化論

近年陰謀界、New Age界流行把全視眼、荷鲁斯之眼、天眼、第三隻眼、松果體等等等等元素共治一爐互相解釋。其實,獨眼人很早出現於不同民族的神話之中,例如希臘便有獨眼巨人的故事,《山海經》也有一目生物;而竪眼人,從《山海經》、三星堆到彝族神話裡也可覓得線索。其中彝族神話更與本文的主角—猴子,有莫大關連。

彝文典籍《查姆》說,人類發展有三個階段,分別為獨眼、直眼、橫眼。起初猴子變為人時,是獨眼的。而長詩《彝族創世史》亦言:希尼摩孕育萬物,希望阻止大海中的水生動物變猴,結果猴子變為獨眼人及竪眼人。

題外話:所以一見「獨眼」等意像或符號便扯上什麼「公仔會」(明白的朋友自然知我說什麼),筆者覺得非常惹笑兼無知。計我話,獨眼既於全球神話佔重要地位,其神秘之處固然值得探索,但凡事皆扯上某組織的陰謀,眼界也未免太偏狹了。

下次再分享「猴子神話」的其他神秘元素。

**本文有關猴祖神話的資料引自王小盾《中國早期思想與符號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