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以賀歲片國片之名上映的電影《大尾鱸鰻2》爆發了諸多爭議,在劇中以嘲笑與戲謔的手法來嘲弄原住民族,而這也不是所謂的「國片」首次以這種方式進行嘲弄[1],在早期中華民國的軍教片當中對於施孝榮所飾演的原住民士兵中即含有這類對於不同族群的蔑視,反映出了從中華民國的視角下台灣的原住民族形象被形塑成了帶有著「奇怪的口音」且「愚笨」的丑角,而這類的操作在卻是由劇中的另外一個角色豬哥亮演出,更是其巧妙的設計安排,使中華國體之惡由操著台語(亦稱為holo語)的人所執行,使中華民國對於台島上的歧視化為無形,並偷渡到了簡略的原/漢二元對立之上。

但從豬哥亮一角中也完全的再次體現中華民國對台島的蔑視,一貫的將操著台語的台人形塑成了「低俗」、「行為舉止失當」的「台客」,於是便上演了由中華魁儡師所安排的「以夷制夷」的戲碼。 有趣的是當爭議四起時,邱瓈寬對於歧視的指控轉向了稱是對豬哥亮身上 [2]

而對於《大尾》的爭議,時代力量的民住民族立委高潞•以用(Kawlo Iyun Pacidal)發出了反對聲明[3],作家朱宥勳表示:「不管基於任何理由,都不能用政治手段,對內容進行審查。讀者可以無限惡搞,但政府就是沒資格動這手。」[4],但顯然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 對於帶有歧視性的嘲諷作品並不能因此而免責,因此其他國家對於涉及歧視並歷史的傷痛有著嚴格的反制行動。

如法國演員Dieudonné就以反猶著稱,更發表了嘲諷猶太大屠殺的作品,但以藝術之名的Dieudonné並不被法國政府接受,而多次遭到罰款並祭出禁演的懲罰 [5],因此朱宥勳所謂的「無限惡搞」對於歷經了極端主義殘害的西歐國家顯然是不適用,甚至是在為「以藝術創作之名行罪惡之實」的行為進行看似合理的辯解。創作的自由終究有其底限存在,而不是恣意妄為的以創作意識之名包裝歧視與歷史傷痕進行嘲諷與扭曲,更不要說對於歷史清算無徹底執行的中華民國統治的台島之上,中華本位霸權與歧視與更是被制度給默許,台島上的人至今仍在中華國體的殖民枷鎖所禁錮。

《大尾》所造成的爭議並不是單一的個案,去年在網路上竄起的《臺灣吧》也爆發了類似的爭議,其同樣也是搞笑的手法來製作關於台灣島上歷經的屠殺慘劇:二二八,並承襲了過去中華民國視點之下的手法對於中華民國這個加害者含糊帶過而引發了大批反彈的聲浪 [6],無獨有偶的在批評聲四起之下,《臺灣吧》後在其臉書粉絲頁上同樣也藝術創作之名來為其辯解,以喜劇的名義來為其惡搞了台灣歷史上的慘劇當作護身符 [7],築起了一道名為「藝術創作」之牆企圖使大眾以為在其「專業」之內任何事情都是無任何底線與原則,其傲慢之心表露無遺,也再再的顯示出了台島上不管過去與現在都是中華國體戲謔與嘲諷的對象,因此不管是邱瓈寬、《臺灣吧》還是朱宥勳就別再假藉藝術創作之名替台島上的中華之惡擦脂抹粉了。

圖片來源 : nownews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原住民「的啦」、「呼嘎蝦嘎」…《大尾鱸鰻2》讓族人笑不出來,賀歲了誰?(http://goo.gl/YxtYWA
  2. 《大尾2》被批嘲笑原住民 邱瓈寬:絕無冒犯(http://goo.gl/6R26UP
  3. 【「大尾鱸鰻2」應該為歧視、嘲弄達悟族公開道歉並修改問題片段】 (https://goo.gl/OcnL14
  4. 朱宥勳臉書 (https://goo.gl/KmGyKz
  5. 納粹的玩笑不能開? (http://goo.gl/VevrVm
  6. 228影片 網友要「台灣吧」自打臉(http://goo.gl/EV3Bk5
  7. [感謝來自社會各界的討論] (https://goo.gl/j1b8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