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要求學生有所規範咁去學習簡體字,聲稱係要學生具備同他國交流嘅能力。現實係,普遍學生係日常生活會隨著時間,學識足夠生活、交流用嘅簡體字。何況係政府唔理經濟社會民生,不斷獻媚北京,不停「赤化」、「共化」侵食我哋自己僅有嘅文化嘅今日。

睇動漫,會有簡體字幕、對白;上大陸網搵鹹片SEED、鹹相;淘寶,你都要睇簡體,仲有咩微博、微信都好多香港人會用喎,再功利啲,考試貪快,都會去學寫幾隻簡體⋯⋯諸如此類,不詳列之、毋盡列之。今日,就算你出街買嘢,幫襯香港公司都好,入餐廳、去茶記食少少嘢醫肚仔,你都可能要望住個簡體餐牌。

既然,日常生活有足夠機會接觸簡體字,會令人慢慢咁識睇簡體。至少有閱讀以及簡繁轉換能力,以及有一定書寫能力。何必要係小學時,認字學習時間,故意打亂學生?點解要倒行逆施?係嫌今日學生功課未夠多?學嘅嘢唔夠多?壓力未夠重?11點瞓太早?TSA考得唔夠?究竟,教育局仲要令幾多香港莘莘學子含淚輕生?要令幾多父母為之心碎?

係今日,你只要寫中文,你就被中國人;同時,你只要唔係寫簡體,你就係異端;所以,你寫正體字,你就係漢奸、走狗、賣國賊。港語學表示咁樣係「秦皇統一六國文字『書同文』嘅加強版」#1。計我話,呢種行為已經類似於精神上嘅焚書坑儒。

二千幾年前嘅儒士俾秦皇坑到,毛澤東話:「秦皇算啲乜?佢剩係坑咗四百六十八個,我哋坑咗四萬六千個。」;今日,香港人究竟係想塑造一段「被坑七百萬」嘅歷史,定係一段「字字撇劃不缺漏,港人手口不變改」嘅抗爭?真係做人做狗,自己揀。

Sidney Fong#2講過:「至於文化嘅獨立,主要係靠自己,冇人迫到你嘅。通常反而係啲人自貶自己嘅文化,然後外力先有機可承。」唔少香港人唾棄自己嘅語言,認為粵語登唔上大台。香港人一定要多講自己嘅廣東話,先可以大放異彩。學語文,第一件事就係諗佢有乜著數,搵唔搵到食。「普通話好呀!上大陸搵食呀!」、「西班牙宜家最多人講呀!」而唔係,自己想學就學。其實學任何嘢,甚至係玩一樣嘢,識多樣,認真玩,你已經行多人哋好多步。而「你想學」、「你鐘意」,已經係一個理據充份嘅動機。

究竟,我哋可以冇尊嚴、冇自我到一個咩地步?連自己嘅文字都捨棄,去迎合啲一時三刻,甚或僅僅係其他權貴製造嘅海市蜃樓?而唔選擇去嘗試建構自己嘅綠洲?

如果,香港人真係乜都冇嘅話。點解今日咁多人會企出嚟,會嘗試去爭取,會去抗爭?會因為今日社會種種,有咁多反饋?即使係大家口中所謂港豬都會講:「以前香港唔係咁。」?

我哋唔能夠再去尋找海市蜃樓裹頭虛妄不實嘅酒池肉林,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即使係臨渴掘井,我哋都應該全力去保存我哋今日生活嘅細節、片段,傳承俾下一代。由我哋對手寫嘅字,我哋把口講嘅說話開始。

係嚟緊嘅2月21號,係國際母語日(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3 #4。呢個日子源於1952年2月21日,東巴基斯坦嘅人民為咗保衛佢哋嘅母語--「孟加拉語」免於被「烏爾都語」所取代。當地嘅學生、市民奮起抵抗,更加有人因而犧牲,但佢哋所流嘅血全部都冇白費到。

希望,呢度作為香港人、自認為係香港人嘅每一個,都能夠有呢一份志氣。

「假如我哋所處之地永為荒漠,我哋就擁抱呢片育我黃土!」
共勉之!
#1: https://www.facebook.com/hnfong/posts/730474624197
#2: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2/15/28062/ “童年破滅 校園沉淪 避秦無路 惟有抗秦 ──港語學響應學民思潮、普教中學生關注組一六年二月十五日行動宣言 | 港語學 | 聚言時報 Polymer”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國際母語日 “國際母語日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IDnzApsLwc “Documentary 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