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公民黨退出新界東選戰,此舉有兩大好處。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如何扭盡六壬也是必敗無疑,這是貴黨必須明白的形勢。估算戰況,就算撇除強敵本民前梁天琦,只數楊岳橋、方國珊、周浩鼎之三人混戰,貴黨楊岳橋敗局早定。周浩鼎可以盡取建制票數,方國珊形象可親,取悅不少中產選民,而今楊岳橋未能抱緊中產選票,大家一早知道楊岳橋當選無望。

既然公民黨早知敗局,不妨考慮盡用補選良機,宣傳貴黨保護年輕人的大愛,嘗以中產愛護幼子之心示人,扶腋後進。貴黨可與楊岳橋協調,請求楊岳橋犧牲小我,成全大義,退下戰線,原因有二:

一、保住不敗之身。貴黨競選之志,不在此短短半年議席,而是在於支撐九月的全港五區選舉,守住泛民議席。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必敗,然而九月選舉尚可取勝。民主黨衰落,工黨後繼無人,只剩公民黨中興。公民黨若能保住不敗之身,免卻敗選包袱,來日則可統領泛民,指揮頹敗的民主黨與工黨,甚至考慮響應戴耀廷的雷動計劃。如此這般,公民黨必須保住不敗之身,不予盟友埋怨新界東補選敗陣的口實,再高舉四年前高票當選的亮麗戰績,方可成事。

二、爭取中產支持。旺角暴動,主流輿論認為此乃「官逼民反」,中產害怕暴力,但也理解示威者的怨忿。然則公民黨的大敵不是本土組織,而是傳統的泛民政黨。其他泛民政黨錯判形勢,誤以為中產大眾反對激烈行動,幸好貴黨反應恰當有力,楊岳橋機智靈巧,未與旺角義士割席。機會難得,公民黨大可趁此良機拋離守舊的泛民,回應開明中產的訴求,支援行動。楊岳橋不妨犧牲小我,讓路給予年輕人,使他們得一席政治身份,但教我們的青年免於暴政打壓。如此,楊岳橋人氣大升,九月那時候既可坐收中產選票,亦引來一些年輕人支持,報答義舉。

此城危急存亡。公民黨只要與本土組織保持鬆散聯盟關係即可,暴政射來的箭雨,可以借靠本土組織在前方抵擋。公民黨只要在後排穩守如固,適時支援,自可統領全港,繼續舉傘高呼我要真普選。只是,如果前方的本土組織消散瓦解,泛民難敵暴政,遲早衰亡。

筆者翻查《立法會條例》(幸得聚言編輯提醒),知道提名期結束後,候選人不能退選。雖然不能「退選」,公民黨大可以鳴金收兵,退出選舉戰場,敦請楊岳橋收起宣傳旗幡,坐待本民前勝出選舉。貴黨常言道:公道自在民心。公道在民,保護本土年輕人,此其時矣。還請楊岳橋退下火線,成全大義,九月再戰。

(按:個人自發,評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