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十點,我望住電腦流住兩行馬尿。一行喺為韋帝絕殺左我隊愛隊李斯特城而流,一行係我記返起六個鐘前我變返一支公。喺依一刻,我終於明白輸到仆街果班人一直目無表情咁講「冇啦冇啦」喺咩心情,因為由吹完場雞果刻開始,除左「冇喇」我就再冇講過第三隻字。

時間倒流返去今朝,我女朋友好興奮咁問我今晚去邊。依個時候我冇應到佢,因為我內心打緊一場好激烈嘅戰爭:一邊係撐我今晚睇李斯特城,一邊撐我今晚做返個男朋友應該做嘅事。我知你地實問「點解唔同佢講一齊睇波」,屌!如果得嘅我就唔洗咁煩惱啦。而且就算佢真係睇波,你見啲女著阿記波衫多定李城波衫多?同一個敵人一齊睇波,結局一定唔會喺好,到最後都好有機會分手收場。

點解場波要喺早場?點半開波唔得嘅,十點食完十一點返屋企啪夠佢兩個半鐘再睇波你話幾完美?我真係好想知排賽程條友係咪同我有仇,唔抵得我有女。

我女朋友見我冇反應就喺我耳邊好大聲咁「喂」左一聲,將我個魂魄嚇番返嚟。我好近咁望住條女,覺得自己眼光真喺唔錯,要波有波,要樣有樣,性生活仲鬼死咁完美。但同時我又諗起今年喺李城百年難得一遇嘅奪冠機會,今晚更加喺影響完場後分差變成八分定兩分,對李城嚟講絕對係最重要嘅一戰。我再望住我女朋友隻眼,諗多十五秒終於下定決心,雙手搭住女朋友膊頭同佢講。

「不如我地改食晏。」
「你咁講咩意思?」
「今晚我想睇波。」
「吓?」
「你都知我撐左李斯特城八年啦。」
「你都知今日喺情人節掛?」
「我知,但情人節年年有,李斯特城今年衰左就唔知仲有冇機會拎冠軍啦。」
「平時你要睇波唔陪我我已經由得你,但我今日專登同同事調假,你而家先嚟同我講睇波?」
「我知,但喺。。。」
「唔洗但喺,我比多次機會你。四點前帶我出去我當冇事發生,如果唔喺你以後都唔洗陪我。」佢講完就頭也不回咁走左去。

我知佢嚟真,我知如果我今晚睇波我就肯定冇左條女。雖然我女朋友真喺好好——除左小氣啲、易呷醋咗啲、仲有麻煩咗啲之外。但由機會成本嚟講,我的確覺得李斯特城今班場波嘅重要性比我條女更加高。冇錯,我都知自己痴左線,依種關頭我仲喺度計緊機會成本。望住果包我唔捨得開嘅李斯特城版Lay’s薯片,我做左我一生人其中一個最重要嘅決定。

過左四點,我望住我部電話。我女朋友喺WHATSAPP SEND咗句:「分手啦」。我冇怪佢,我知佢好重視我同佢之間嘅節日,但今次依個難關我過唔到。如果佢問佢同我阿媽跌落水我會救邊個,我可以好快咁話救佢,因為我阿媽識游水;但如果跌落水嘅喺華DEE同佢,我揀唔落手。由四點到六點依段時間我一直諗起種種同佢經歷過嘅事,但一到六點我就落左街買薯片雞翼杯麵仲有汽水,一心期待住八點依場大戰。睇嚟我嘅機會成本論冇計錯。

之後嘅過程我諗大家都估到:華DEE入波我興奮大叫,上半場完場我滿懷希望;但一個鐘之後我坐住喺電腦前面,感受緊家破人亡依種滋味。我永遠唔會忘記韋碧克點樣摧毀李斯特城,仲有摧毀埋我。我拎起電話想打比女朋友,但佢已經BLOCK左我,FACEBOOK都轉埋做單身。我見到個陳大文即刻又讚又叫佢唔好唔開心,仲問洗唔洗嚟陪佢咁就火滾——隻狗公一直都想溝佢。但我知我再冇資格嬲,亦再冇資格喺FACEBOOK上面屌柒佢,因為喺我自己決定左為李斯特城而放棄咗佢。

望住二比一依個比數,我睇唔透,我真喺睇唔透一件事。

到底今朝我果個機會成本嘅公式應該喺點,我有冇計錯?仲有兩日就考ECON,急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