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食環署和領展不近人情,對熟食小販趕盡殺絕。農曆年初一晚,旺角和屯門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事後警方作出大規模的拘捕行動。建制派宣傳機器則統一口徑,將事件解讀為暴亂,中國外交部更稱義士為分離主義者。不少人因而聯想到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和觸發美國獨立戰爭的波士頓茶葉事件。

波士頓茶葉事件涉及北美居民承擔重稅稅收卻用於補助殖民者的搶掠;台灣二二八則包含外來政權對「皇民」的憤恨,以及吞併台灣的圖謀。魚蛋革命由政治素人自發,沒有組織帶領,義士心態難以一概而論。然而觀乎當晚有警員在人群開槍,一些跟事件無關的人因此事被打壓。筆者深信打擊熟食小販的含意在於壓迫香港人的生存空間,甚至殖民政府對雨傘革命的報復。

相對階級壓迫,殖民壓迫有一個明顯特徵,那是壓迫往往不分青紅皂白。即使並非反抗人士,也會成為殖民者打壓、屠殺的對象。拉薩事件跟台灣二二八正是典型例子。傳統泛民呼籲群眾進行非暴力抗爭, 三跪九叩、卑躬屈膝,跟稍為激進的抗爭者劃清界線。他們對從事黑人平權的馬丁路德金推崇備至,可是馬丁路德金面對的不過是單一國族的內部矛盾,不會否認自己是美國人。香港人則要跟鄰近帝國的殖民主義對抗。單一國族的內部矛盾,壓迫者或會基於整體利益自我修正。例如英國的兩性平權運動就有男性認為兩性平權男性也有得益,因而支持婦女。然而擺脫帝國的奴役,本質必然是革命性。以看待單一國族內部矛盾的心態對抗帝國主義無疑是自掘墳墓。

在鄭南榕等人的努力和李登輝執政下,二二八抗暴最終獲得平反,反抗的人卻不需敵人憐憫。正如盧梭在《社會契約論》所言,「如果主權者走向公共意志的反面,那麼社會契約就遭到破壞;人民有權決定和變更政府形式和執政者的權力,包括用起義的手段推翻違反契約的統治者。」(筆者同意流亡政權並非以國家的方式統治台澎)。波士頓茶葉事件後,為了加強控制,殖民政府制訂了一系列的惡法。最終北美居民忍無可忍,爆發革命。參照波士頓茶葉事件,從近日形勢來看,魚蛋革命或會成為香港獨立戰爭的導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