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香港,年初一二三到處都有夜市有小販擺賣,這是香港新年傳統,和派利是一樣是無容置疑的,在英治時期的香港警察也會隻眼開隻眼閉。

小販可以自由擺賣,本來是民權,後來因為衛生原因,政府立法發牌規管,一方面這是良好意願,但另一方面,卻變相助長地產霸權壓迫香港人,尤其後來港英政府取消租金管制。題外話,如果是真左翼,是無可能不支持小販的擺賣的權利。

然而,當香港由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共產黨殖民地之後,香港人的生活傳統卻被視為要消滅的對象,上至政府公務員文化,下至民間傳統,例如廉政、粵語、正體中文字等等數不數的事,統統變調,新年的小販擺賣傳統也只是其中之一;取而代之的,是共產中國的野蠻,例如689可以涉黑同黑社會同桌共歡,可以收5000萬,可以委任有公職失當前科的譚婦當廉政公署相關機構的主席,又推普通話殘體字教中文…還有就是小販在新年可以默許解禁的傳統也變成港共剷除的目標。

旺角當晚,本土民主前線只是前往旺角保護小販擺賣,捍衛香港傳統生活,如無意外,完事後他們還會清理街道;但當晚食環警察卻決意清場,一再挑釁,最終引起現場民憤爆發(當然還有黑警過去的所作所為累積的民怨),而更重要的是後來黑警開槍並指向市民,這是滔天罪行,不容任何人狡辯。責任絕不在本民主及任何義士身上,而是黑警及其背後的港共及中共政權的暴政。

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請你們自問,為何每一天在北區任何人只要有視力,都可以看到蝗蟲隨處阻街準備犯法走私各式商品到中國,而警察和食環處卻未有阻止?而為何香港人在新年傳統的生活習慣,小販夜市卻被如此打壓?甚至要開槍對付?能給我原因嗎?

魯迅棄醫從文,據說是因為看到日俄戰爭中,一名中國人遭日本人抓捕以俄國間諜之名處決,而現場周遭圍觀的中國人卻對此無動於中。那些義士,他們當晚所做的,正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有知覺的人類應有的反應,他們看到香港人被殖民者欺侮,看到殖民者的爪牙舉槍指向香港人並開槍,他們沒有無動於中,他們懂得憤怒,他們不像中國人一樣圍觀乖乖等候日軍處決,他們拼死反擊。

如果黑賊可以毆打示威者,可以誣告示威者,可以強姦幼女,可以做盡一切壞事,而其上級還能說:「你地無做錯!」,那我也夠膽在這裡向所有義士說:「你地無做錯!」

旺角一夜,令本土民主前線重創,據悉大部份成員被捕,並在事後遭到黑賊暴力報復。當晚他們成員梁天琦充分發揮組織的能力及價值,例如宣布展開競選遊行,成員換上藍衣成為黑賊目標,藉此保護市民,他們沒有退縮,負擔了最重的生命危險。我雖然在幾個月前曾批評本土民主前線的發言人黃台仰與左膠合照,但今次事件,無疑他及本土民主前線的全體成員都應得到榮譽。

後記
正如黃洋達、黃毓民、陳雲等主張本土的領袖所說,時間是站在正義一方,也站在年青人一方。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都很年輕,本土路還有很長,我們應當相信邪惡終有一日衰弱(共產黨只是紙老虎),而我們秉承正直及良知而行必會壯大並得到最終勝利。本土民主前線諸君,不必抱著玉石俱焚的信念,其實香港是有勝利的把握,要相信自己及香港。

【呼籲】
請資助本土民主前線,他們正在幫助所有被捕人士,當中包括當晚連旺角也沒有前往的無辜者。
https://www.facebook.com/hkindigenous/posts/1685587545028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