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因為旺角事件添上變數,候選人之一梁天琦因參與其中被捕,多了人認識他,即使未必帶上好印象;另一名參選人楊岳橋,也由於為「暴徒」提供法律協助,備受千夫所指。

兩名參選人,其實都很好,但以大局為重,我們應該集中票源,把選票給梁天琦,不能「益了建制派」,令民建聯的周浩鼎漁人得利。

花瓶有很多,缸瓦得一個

第一個原因我申述過,楊岳橋是大狀,出身高貴,是公民黨的明日之星,而公民黨的議員們在議會內表現出色,都有目共睹。然而講到議會抗爭,公民黨的極限就是拉布而已,不義的議會內,這並不足夠。在財委會剪布事件中我們看到,只有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衝出座位有所動作,其他泛民議員包括公民黨成員都好整以暇安坐位中。

這不能怪他們,因為漂亮的政治花瓶要吸票,靠的是道德光環,有如某純情女星需要聲稱潔身自愛來留住歌迷,一旦大狀衝出座位,就有如女星裸照曝光,說自己太天真太傻也無補於事。

假若將楊岳橋送入立會,我不相信他會跟袋巾、姨姨等前輩有大區別,如此,要這麼多花瓶到底幹嘛?又不是要辦花展。但梁天琦就不同,他是暴徒啊,是低賤的缸瓦而已,送他入去亂衝亂撞吧,大律師反正都是坐,坐在立會外也是一樣。

笨土派頑固不願含,泛民撚偉大肯犧牲

楊梁二人棄保其一,早已在非建制派支持者中熱議紛紛,在討論中我們看到,本土派廢青由於過往多次含淚後認為自己上當,所以寧死不肯再含,甚至發出「寧投建制不投泛民」這種危險的話來。

相比之下,泛民支持者理性務實得多,不斷提出許多原因解釋為何要棄梁保楊,集中票源,阻止保皇黨當選,力保關鍵否決權,擋住廿三條(好似係),blah blah blah……

慢著,我們不妨逆向思考一下,既然棄保目的旨在阻周浩鼎入局,那麼為何定要棄梁保楊,而不可棄楊保梁?本土派廢青野蠻不肯妥協,泛民聖人則深明大義,眼看漁人快將得利,泛民常要人含淚,不如自己也含一次,嚐嚐是什麼滋味?

本土少壯派入議會意義重大

立法會中旗幟鮮明自稱本土派的,勉強一算也只有黃毓民、范國威、毛孟靜,當中范國威算是年輕但也接近「五張」,議會需要新血,梁天琦正是人選。楊岳橋當然也年輕,但是能否讓路一下,留待九月重新出發?

梁天琦於香港大學就讀,當王晶等人張牙舞爪恐嚇,要僱主拒聘抗爭青年,斷其生計,天琦的當選,或者能為其他青年打一支強心針—投身社運不是絕路,從政一樣可以闖出生天。

距離補選日子越來越近,在此懇請泛民支持者重看自己所寫的那些勸辭,說服自己摒棄成見,把票投給六號,我們不能讓保皇黨得逞,你們說對不對呀?

除了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公民黨楊岳橋及民建聯周浩鼎外,是次補選尚有無黨籍劉志成、無黨籍梁思豪、無黨籍方國珊及新思維黃成智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