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德烈,非勇武之士,德薄才疏,尚知是非黑白,寧捨身取義,莫委曲求全。問予畏乎?誠然予畏牢獄之災,然更畏背道,更畏審判,更畏上主。

今世暴政當道,苛政甚於猛虎,香港喪權辱國,北狄南犯,流官皆為酷吏,上不許普選自決,下不容小販,新春而鎮壓平民,趕絕小民生計。

戎狄十九年來侵凌我民。水客雙非,乳粉學位,冰山一角也。水客之重罪,不在乎一時,在乎一區一代經濟之傾崩,藥房滿巷,驅逐書店、餐室。雙非之重罪,不在乎一時,在乎一代社會之文化侵凌。匪語逐雅言於學府;本港之太學,本港之福利,豈應以港人優先?

蓋港人非中國人。今世之香港於中國,由於昔者猶大於羅馬。仁義不彰,共匪無道,失信於民,故民起義於旺角。文景之治無革命,貞觀盛世無起義。

耶穌曰:「人欲從予,務宜克己,日負其十字架,而隨予後。蓋欲自保其生者,反將失之,惟為予之故,而舍其生者,克保其生。」(聖路加福音 9:23-24)公義之事,非私怨也,公共之義情也。不忍你我烝民苦況,仁義而生,故義憤。和平示威不行,故佔路;佔領道路不行,故起義。捨身既為已,亦非為已;謂之為已,因江山社稷與我為一,天下無道,予焉能獨善其身?凡欲明哲保身,而逃之夭夭即,別失己之靈命與德性。然謂之非為已,因我一人流血,非為私利,乃為公理,公理即眾人之事,而非一人之事。

文天祥曰:「自古皆有死,忠義長不沒。」聖道因上主而生,而昭彰於人。人前仆後繼,故人死而聖道不滅。基督捨身取義,愛人民也,故曰攝義歸仁。我眾志士當時刻自省,察問己心起義之本意,常存盼望,堅信聖靈之臨在。詩篇曰:「不偕無道行,恥與羣小立。」(詩篇1:1)聖詩<剛毅信徒歌>云,「我主察問:『君可決定與我同釘苦架?』志氣決斷剛勇答道,『陪同神蒙難死殉!』」<守信歌>又云,「堅忍信道,至死不變。」寧為殉道聖者,莫為亡國賤奴。

予若不幸下牢受刑,既恐己意志薄弱而枉尺直尋,然更憂心予妻愷恩。今書是文以明志,本當氣勢磅礴,筆掃千軍,目下竟泣涕連連,誠惶誠恐,對景感懷,故當收筆,以絕哀音。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三日
聖鐘斯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