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革之後,緊接而來的是輿論戰。主流輿論狂轟參與者為「暴徒」,打人掟磚,喪心病狂。如果你不同意這樣的「主流民意」的話,如果你同情、支持行動者,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做。

在這個「人人都是媒體」的時代,每人都可以發放訊息,從而影響其他人的想法。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在日常交談說幾句話,或Facebook 出幾個news feed,也有助改變輿論,成本很低,幾乎不費力。義士為我們行動、流血、犠牲自由,我們至少也能夠做到這小小的一點支援吧?

引導輿論,即所謂spinning。重點不在找出真相,也不在澄清事實,而是要將輿論引導去有利你的立場、信念的方向,講求的,是一種戰略思維。

例如面對中年港豬(尤其是不留意政治的),當牠們口水四濺,指義士「搞事」、是「黑社會」的時候,不用花時間跟牠分析事件來龍去脈,也不用解釋普世價值的可貴。牠們活了這麼多年,如果一直都不懂,憑什麼認為聽過你解釋後會有所轉變?如果你認為無法用大愛包容感化你的敵人,憑什麼認為能夠跟牠們講道理?你跟牠辯論,很多時候只是為了一啖氣。

不如假裝同意牠的論調,順著其邏輯,在其中滲入一點假消息:「沒錯,在旺角搞事那班人,的確是黑社會。」至於是哪一幫黑社會?就說你不恥的那幫吧(例如旺佔打學生那些)。再來,稍稍扯開話題到良景領展商場事件,「那些打人的黑社會管理員,就是在旺角放火那一群,而且,他們是領展請回來的,為了趕絕草根小市民的生計。」

依照牠的階級、收入、居住地區而調整你的論點。也可以將矛頭指向一些和理非非泛民政黨:「是美國佬在背後資助的。千萬不要投票給他們。」或者,某個傳統左派工人政黨:「別忘記,他們以前有前科,67年在街上放炸彈,炸死很多人。」

對梁粉,就告訴牠:「是外國勢力勾結XX、OO做的,她們是潛在特首候選人,想香港亂,令梁特下台,再自己當特首。

總之,發揮想像力,用一切方法,擾亂牠們的思維,對牠們詭辯,給牠們怪論,引導其去攻擊你的次要敵人。

當然,長遠而言,對智力正常的人,將「暴動」正名為「起義」與「革命」,立下官迫民反的正當性。

試著將「暴動」兩字膠化,日日講,事無大小也講,用來自嘲,也以此取笑他人,滲入日常生活,變成潮語,令其意義被掏空,淪為笑話,最終失去效力。

歪曲事實,轉移焦點,無中生有,是傳媒慣用的手段。他們可以用,你要問問自己為何不可以。是不是很不道德?如果你連掟磚打警察都接受到,不會問這樣的問題吧?不要怕被抹黑,因為在反對者心中,你無論如何都是黑的,不如將其他人也拉下水,一起變黑。

只要記著,你的終極目標是什麼,你的信念是什麼,勿忘初衷,那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