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就是捱打,魚蛋革命終於進化到還拖,我不由竊喜,但朋友在fb上回應說她還是很悲觀,因為不論出了什麼事,警察和藍絲都會盲撐,相反,黃絲就會退一萬步拗應不應該扔磚放火,點鬥?

轉過頭,就看到fb上的news feed彈出一張cap圖,利申是黃絲的人勸籲示威者不要扔花盆和玻璃樽,因為「怨怨相報何時了」,而且「我想這個請求比要d警察收埋噴霧同延伸的手臂容易吧」。但我不會叫反抗皇軍的人放下武器,即使這個請求比要求日軍停止侵華容易。黑警開槍是因為「生命受到威脅」,但市民的生命受到黑警威脅卻要任人宰割?面對極權,高舉和平作為口號,這不是和平,而是勸人啞忍暴力。

6

雨革高舉和平口號,換來的就是更大的暴力,鉛水、創科局、TSA、跨境執法、高鐵撥款、網絡廿三條、沙皇上任等等等等,你因為港共政府的霸王硬上弓而憤怒嗎?不,你不應該憤怒,因為是你自己亮了底牌,689看穿了香港人惡不出樣,十幾萬人上街又如何?最後還不是被黑警打不還手?我若是中共,必定「高度讚揚」689。我就是欺負你們,那又怎樣?

你如今還要忙著譴責掟磚嗎?更大的暴力正等著你呢!雨革期間,黑社會幫黑警清場,他們因「政治需要」而結盟,如今又因為「經濟需要」而合作,屯門景良村領展招來疑似黑社會當「管理員」,用鐵馬拘禁小販,限制居民的出入自由,黑警到場,卻只說「無能為力」。黑警的合法暴力與黑社會的非法暴力締盟,他日遭到迫遷,面對受黑警保護的黑社會,你也要高舉和平嗎?

也有一類人說警察不對,但示威者也不該,各打五十大板不是持平,是DSE考生的水平。錢鍾書說:「偏見可以說是思想的放假。」香港人一看到「暴力」,就自然反應說「不應該」,這種條件反射也是思想的放假,不用考究,不用在腦內掙扎再判斷,是最輕鬆的,但也是最危險的。你以為自己持平,其實只是懶惰,暗裡成為真正暴力的幫兇。

不高舉愛與和平,以武抗暴就能有公義與民主嗎?我不知道,但一味捱打,還要譴責肯付出去衝去抗爭的人,注定失敗。借用台灣很流行的一句話:「民主,總是由沒禮貌的暴民掙來,卻斷送在有禮貌的鄉愿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