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梁國雄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不同意「魚蛋革命」中部份義士使用過份武力,認為這些行為既無助改變社會,亦無法吸納更多人參與群眾運動。作為激進派政黨「社民連」的主席、哲古華拉的信徒,現在竟然說上這一番說話,可謂充滿諷刺。

不過,想深一層,「長毛」紛紛譴責義士的行為,未嘗不可被理解。

須知「長毛」參與社會運動的時候,正值英國尚未撤出香港。他最激進的行為,莫過於在中共領導人訪港期間抬棺材至會場外抗議。「社民連」成立於 2006 年,當時中共剛開始收緊對港政策,香港人尚未面臨人口換血等危機,只知爭取消弭貧富差距。凡此種種,俱令「長毛」及其政黨缺乏足夠土壤真正激進起來。稱呼他們為「激進派」,純粹是相對更為溫和的「民主黨」、「公民黨」而言。一旦遇上真正的激進行動,西洋鏡被拆穿,他們定然會按捺不住,大肆譴責!

竊謂「長毛」譴責義士,純粹因為「英雄遲暮」,失去了當初對抗極權的鬥心。對此,筆者不以為然,理由是:即使「長毛」鬥心如昔,他的激進也只能去到佔路、抬棺材、燒一兩個車胎。此乃他經歷上的局限,與遲暮無干。

至於有人覺得「長毛」一生景仰的哲古華拉也採取暴力革命的手段,筆者想說的是,「長毛」眼中的哲古華拉並非歷史上真實出現的那個。「長毛」高舉哲古華拉,純粹象徵著對理想的追求。如何實現理想?實現什麼理想?用和理非的公民抗命爭取最低工資、全民退保、真普選……。這就是「長毛」所詮釋的哲古華拉。如斯解讀之下,哲古華拉可能會對自己曾經進行暴力革命懺悔也說不定,何況譴責使用武力的義士?

「長毛」對義士行為的反感,正好讓大家看清楚香港知名的「激進派」其實並不激進。深入民心的激進領袖尚且如此,早已有投奔「泛民」之心的「人民力量」更加不用多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