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佔領的中後期,建制派不停製造輿論,產生反佔中的「民意」。同一時間,警方不斷將暴力升級,用警棍對付示威者,有些殺紅了眼的警員,甚至對背向他的示威者,利用警棍施襲,或者對倒地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可是傳媒卻把這些是事輕輕帶過。

很多政治團體或評論員,認為佔中是非建議派(即泛民加傘兵)區議會選舉的負資產,因而有親建制的「民間」團體,在投票日前於全港地區擺設街站回顧佔中,但區議會投票結果顯示,佔中對非建議派的區議會選情是正面的。這就是不能靠「輿論」反映的民意。

旺角事件後,很多參政團體紛紛發聲明,筆者看後感到噁心,如民主黨、公民黨的聲明竟隻字不提當晚警察對示威者使用的暴力(除了開槍問題),又或自詡「進步民主派」的新民主同盟更以「滋事份子」稱呼示威者。

「精神錯亂: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愛因斯坦如是說。和理非抗爭,無疑是抗爭成本低,但終歸無用。香港人不是西西弗斯,請不要將爭取民主變成推石頭運動。新的政治議題和抗爭模式已形成,任何人也避不了。

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諷刺的是,相信只會由本土派達成。筆者只願其他非建制參政團體,不要與前線示威者越走越遠,否則只會被選民淘汰。因為那些出來投抗議票的良心中產,是不會相電視大台和親中傳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