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黃絲高呼中伏,指魚蛋革命令黃絲陣營撕裂,也行為過激,「失去中間派支持」。

撕裂又如何呢?真正的強者是不怕撕裂,不怕孤獨的。做自己相信的事,有的是在一片反對聲音中的堅忍、耐心和冷靜,在極端環境中勿忘初衷的勇氣;只有弱者才動不動說團結、和諧,非要留在一個圈子、一個群體裡,才覺得安全,才有歸屬感。好像幾個中學女生,聯群結隊,拖著手一起上廁所,害怕離群。

可不可以成熟一點?愈害怕寂寞的人,想法愈容易受動搖。香港教育的問題在於:灌輸學生大量數理化知識,但從來不重視意志的培養,教我們如何面對孤獨。我們只能在成長路上跌跌碰碰,靠自己磨練。幾個堅強的戰士,勝過拉雜成軍的一班和理非非。

黃絲急於割蓆,因為他們不明白,就算不是朋友,甚至是次要敵人,也可以有一致的終極目標。只要終極目標一致,就有可能合作、互利。

還有的是害怕「失去中間派支持」。可是,其實「爭取中間派支持」是偽命題,因為香港根本沒有中間派。所謂的「中間派」、「沈默的大多數」,愛說自己「中立」、「兩面都唔幫」 ,實際上只是機會主義者,也是現行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其立場只是口號,實質永遠跟利益掛鉤。

有沒有看《讓子彈飛》? 姜文鼓勵「鵝城」 村民造反,推翻剝削他們的獨裁者周潤發,連武器也給他們了,可是村民還是踢都唔郁。後來姜文終於領悟一個道理:「誰贏,他們就幫誰。」 這句話,準確地概括了中國人和港豬的本質。

誰讓港豬得益最多,牠們就幫那方。港共贏了,牠們就支持港共 ,指責戰士是「暴徒」,並「獨立思考」一番:「我支持你上街爭取,但係用暴力真係唔岩囉。」戰士贏了,他們就轉軑支持革命,表現體諒、大方地說:「少少不便啫,無所謂既。」而「暴徒」也獲正名為「義士」。

港豬現在反對革命,沒所謂,因為牠們最多只會在茶餐廳內看著東方日報,吃著飯,口齒不清地咕嚕咕嚕抱怨,眼角稍稍瞄向旁人,見沒人反駁,便當自己辯論贏了,那是牠們當了幾十年人,沒有成就,一點點卑微的心理補償。任牠們口水再多,無論如何也不會上街跟義士對壘。

由今天開始,學習做一個堅強的人,放下手上的雨傘,踏出一圈陰影,向前行多一步,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