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檣櫓灰飛煙滅

電話聲響起,吵醒了杜局長。他小心翼翼的翻開被子,免得吵醒躺卧在他身旁的兩名少女–––小莉和小琳。穿著浴袍的他,站起來,拿起電話,然後走出房間,關上房門,在走廊裡聽電話。

「甚麼?那有人受傷嗎?」「沒有,不過⋯⋯媒體都趕去採訪了。」

「我要到場視察,你給我安排一下,也通知馮組長。」

民族及宗教事務局的車輛飛快地把杜局長和馮組長載到市中心的一間三自教會門外。

「老林係哪位?」「佢毋聽電話,應該在同細子相屌啦。」

「佢老母!」杜局長生氣地說。

「毋生氣啦,先解決當下个問題。」馮組長說。

杜局長和馮組長一下車,只見一片閃光;一個又一個無線咪鋒擁而上,把杜局長包圍起來。

「杜局長,才剛啟用一年的平安教堂發生牆壁倒塌事故,你對事件有甚麼回應?」「當年這教堂的建築費高達一千二百萬人民幣,為何仍會出現如此事故?」「這涉及教會或宗教局的貪腐嗎?」「平安教堂的建築很多都是港澳基督教人士損款的,你認為此事會否打擊港澳人士支持我國基督教發展的意欲?」

「你們等一下,我要先了解情況,我了解以後,再跟你們發表講話,好嗎?」杜局長說著,馮組長已經指示了一群保安從左右兩邊插著來,隔開記者和杜局長,為杜局長開路。

杜局長走上石階,只見教堂堂皇的大門右邊的牆壁倒下來了,彩繪玻璃亦被壓成碎片,四周拉上了封鎖線,有公安正在調查。他們見到局長,都說了聲「局長好」,但杜局長只是點頭示意。杜局長細心觀察,發現外表看起來很厚的外牆,中間竟然是空心的;這一部分牆壁倒下以後,可以清楚看見外牆與內牆中間有一個很大的洞,有的地方寬度達八厘米。

「現下个問題無係有無貪污,係麼儕貪污。」馮組長見狀,亦大吃一驚,輕聲地對杜局長說。杜局長只是點頭。

「涯等走了。回去想如何答記者。」

回到了辦公室以後,杜局長就在下午召開秘密會議,不過這個會議林副局長和楊副局長也沒有份,而是由杜局長主持,與幾個馮組長的下屬一同在杜局長的辦公室裡召開。三個職員坐在沙發上,杜局長坐在對面,馮組長則坐在杜局長右邊的椅子上。他們都是專責民族與宗教局巡檢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比較年青。

「公安局凌晨就迅速拘捕了堂主任張牧師,還有鐘牧師、陳傳道,辦事效率之高十分奇怪。」一個男職員說。

「那你們找到平安教堂的其他人員的下落了嗎?」杜局長問。

「義務司庫譚執事失蹤。肖執事和郭牧師到了公安局協助調查。看來他們可能會指證張牧師、鐘牧師和陳傳道。」女職員說。「最大疑點說是譚執事失蹤。因為他是管錢的。而鐘牧師在五年前更是反對籌那麼多錢起建新堂的,陳傳道更只是來了才兩年。」

「這是甚麼爛劇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權鬥了!」馮組長拍了一下桌子,氣憤地說。

「中國有多少個人是明眼人?」杜局長喝了一口咖啡,把杯子放下,慨歎著。「我們可是少數當中的少數呢。可以安排一下見一見這些人嗎?」

「這很難辦。上次地下教會的事,完全是出師無名的勒索恐嚇行為,但今次公安局有堂皇的理由拘留這些人。杜局長你本身與公安局局長關係已經不好,林副局長又不會幫你⋯⋯」

「這事情真夠麻煩;我只怕過了幾天,那幾個人就會被屈打成招,真相石沉大海。」杜局長歎息,舉目望天。

「當務之急是先想想如何向記者交代。」馮組長說。

「記者方面,我暫時不見了,我會叫小琳起草一份新聞稿了事。現在形勢不適合亂說話。」

「是的。」「還有,別讓其他人知道我們今天所討論的事情。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

這時候,辦公桌上的電話又響起了。杜局長急忙站起來,走過去接電話。

「局長,門外有一群平安教會的會眾,還有一些家庭教會的人都來了,好像是為張牧師的事情而抗議。他們開始在推撞保安要闖進來。」

「仆街!」杜局長說。

「怎麼了?」馮組長問。

「群眾為張牧師、鐘牧師和陳傳道被捕一事來抗議!」杜局長說。「我現在就下去看看。」

「等一下⋯⋯」馮組長還來不及攔阻杜局長,杜局長已經打開門衝出去了,馮組長只好從後趕上。

到了門外,只見空地前的大閘搖來搖去,外面堆滿了來抗議的群眾,約有四百多人,保安卻只有四十多個。群眾看見杜局長走出來,情緒激動就更激動。

「釋放張牧師!」「釋放陳傳道!」「釋放鍾牧師!」「公開平安教會帳目!」「查明豆腐牆真相!」

在群眾當中,杜局長馬上認出了一個人:李牧師。李牧師穿著便服,行事低調,只是站在後邊觀看。

「別走上前,群情洶湧啊⋯⋯」杜局長卻沒有理會馮組長的說話,走下石階,步近大閘,又叫保安把大聲公遞過來。

「安靜一下好嗎?別再推好嗎?我有話跟大家說。」杜局長大聲地說,群眾才靜下來。

「你們去錯地方了。抓人的是公安局⋯⋯」

「你哋官官相衛!」「別推卸責任!」幾個年青人大叫起來,群眾又再次起哄。

「靜一下!聽我講!」這次杜局長換成用廣東話發言。「依次件事我真係唔知情,大家嘅心情我係好理解嘅⋯⋯」

「廢話!」「廢話!」「廢話!」「廢話!」

杜局長換來的仍是一片指罵聲。馮組長見勢色不對,就索性由杜局長手上把大聲公搶過來。

「你做乜啊?」「各位人民,大家嘅聲音我哋都聽到啦。但係留係宗教局門後唔係辦法嘅,因為今次拉人嘅係公安局。所以,大家不如依家就走去公安局請願,要求公安局向各位交代,好嘛?」

「我哋點解要信你?點保證我哋可以安全行去公安局?」

「我陪你哋過去,咁得未?」杜局長把大聲公搶過來,高聲地說。馮組長呆了一下。

「你認真㗎?」「係!」杜局長下令保安拉開大閘,然後步出去;群眾自動退後,讓出一條路。四百多人就慢慢離開宗教局的大門,走過去兩個街口以外的市公安局總部。杜局長身旁只有四個保鏢以及馮組長;當到底公安局以後,他就退到後邊,群眾就湧上去公安局的大閘;公安局急忙拉上大閘,群眾就開始推撞。本來守門的公安想拉人、打人,但看到杜局長站在後方,他們就不敢抓人。沒多久,公安局大閘內就增派了一百多個防暴警頂住大閘,街道的兩旁亦開始有便衣和武警把守,卻又不敢行動。

「你想一直企等在這位麼?」馮組長拉著杜局長,質疑他做錯了決定。

「不,我想現下由後門入去公安局。涯等入去了。入去之前,你記住先打電話去省檢察院。」

一小時後,公安局外的群眾已經增加至一千人。杜局長和馮局長進了公安局,坐在會客室裡等待。門終於被撞開了,怒氣沖沖的黃局長走上前,指罵杜局長,差點想動手打人,要林副局長拉著他,而馮組長也走上前擋著黃局長。

「操你媽!你想幹甚麼!造反了嗎?」

林副局長也裝出一副好言相向的樣子,苦笑著說:「老杜,出面搞乜鬼啊,大家都係同志,無謂咁做啊。」

「外面嘅人做乜,我係控制唔到嘅,我只係一個書呆子咋,點似黃局長你咁威風。」杜局長以嘲弄的語氣對黃局長和林副局長說。「我嚟係幫黃局長解決問題嘅。」

「解你老母啊!」黃局長以不純正的廣東話高聲喝罵。

「佢哋只不過係想你放咗張牧師、鐘牧師同陳傳道姐。等我見吓佢哋,問清楚案情,然後比個交待啲群眾,啲群眾咪會散囉。」

「你有甚麼資格干預我局查案?」「我無資格啊。」杜局長說。「咁你打比有資格嘅人問吓先啦。我走先啦,再見。」

杜局長和馮組長就轉身離去。還是怒氣沖天黃局長完全搞不懂杜局長為何要在他面前做這場鬧劇。同樣地,林副局長也是想不通。

「你想這樣就走出去嗎⋯⋯」「黃局長,冷靜一下,別輕舉妄動。」林副局長用普通話說。「你也知道他的後台⋯⋯」

杜局長稍稍地離開以後,群眾還是留在公安局外。天到黑了,大家坐在地上休息,但是人沒有減少,反而有更多的人在下班放學以後趕過來;有的是來抗議,有的則是來看熱鬧。而四周的防暴警還是按兵不動。

突然,街口的防暴警後退,開出一條車道;二十多個警車走進來。初時群眾很激動、很驚慌,以為公安要進來拉人了,就起哄,但李牧師很快就察覺到,那些都不是市公安局的武警車輛,因為上面都寫著「檢察」兩個大字。

「大家冷靜一下!那些都是檢察院的車!」李牧師拿著大聲公對大家說。因為群眾太多,車無法駛進公安局,於是幾個檢察院的司法警察下了車,拿著大聲公喊話,要群眾讓路。於是在場的一群牧師、傳道,還有神父,就上前了解事情。

「我們是廣東省檢察院反貪污賄賂部門的,我們要進去辦案,請開路。」

「你們是進去辦甚麼案?」李牧師問。

「這不便透露。」指揮行動的司法警察說。

於是群眾就爭論起來應否讓路,大吵大鬧,互相指罵,擾攘了十多分鐘。指揮官受不了,就索性叫同僚下車,徒步走到公安局的後門;一群群眾想追上去,於是又與防暴警推撞。最後那隊司法警察還是進了去。

「他們進去幹甚麼?」「是增援嗎?是要鎮壓我們嗎?」群眾叫嚚說。

「請大家冷靜一下。」李牧師站在群眾中間,用大聲公喊話。他們一眾神職人員已經在路中央擺放了一張桌子,上面蓋上一張白布,作為臨時的聖壇。「現在,讓我們在馬神父的帶領下,唱泰澤,同心祈禱,好嗎?」

有的群眾報以喝倒采,沒有理會,有些群眾卻聚集在聖壇前坐下。一眾神職人員不分宗派的坐在聖壇兩側。馬神父坐在前方,拿著大聲公,開始帶大家唱詩。

「神話語乃真光,照我路途之光,主所說乃燈火,照耀導引我前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vCJS-kx2Xs

「信靠皈依主上帝,實太美好;對主有希冀盼望,真太美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AH7VhZ_2do

唱詩並沒有帶來平靜。除了群眾的嘈雜聲以外,公安局裡也傳出一陣打鬥聲。過了一個半小時以後,司法警察帶著張牧師、鐘牧師和陳傳道步出後門;激動的群眾鋒擁而上,與夾在中間的防暴警察推撞。三人面上都有疼腫,似乎曾受痛打。張牧師是個老人,鐘牧師則是個中年人,而陳傳道只是個年青女子。三人手上沒有手銬,由司法警察參扶下慢慢前走; 不過群眾還是不信任檢察院的人,擔心他們要帶走三人作進一步嚴刑迫供,更對三人被毒打感到憤怒。

「這大家冷靜一下!我們並不是拘捕任何人。」帶隊的檢察官拿起大聲公,用普通話高聲地說,群眾才稍為靜了一點,但依然在推撞防暴警察。「我們現在只是將相關人士帶到省檢察院協助調查,因為案件涉及貪腐。請大家開路。」

部分群眾立場軟化,但還是有人不相信,繼續推撞。檢察官也不理會了,直接推撞出去,在防暴警察的護送下帶同三人登上警車,然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