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不少主流傳媒,把年初一晚上至翌日期間的警民衝突扣上「暴亂」的帽子,甚至把捍衛本土文化的示威者標籤成「暴民」、「憤青」。不少港豬信以為真,不斷直斥示威者不理性、太暴力,甚至向本土派潑污水,愈描愈黑,不斷地擴大仇恨。當外國媒體把是次警民衝突定為「魚蛋革命」的同時,港共政權卻將之視為暴亂。

向警員擲磚頭、縱火焚燒雜物、毀壞警車,固然會令示威者失分,「以暴易暴」不獲社會認同。當港豬們要譴責完之後,最後仍然是若無其事,繼續上班,繼續討厭政治,只看結果,不問原因,情況令人非常憂心。

黃子華曾經在一個棟篤笑表演中,提出過「魚蛋論」,諷刺香港人的「負面思維」取向。有些人總是覺得,香港要跟足大陸的一套:香港有的,大陸沒有的,就想香港和大陸一樣沒有。正如盧斯達在2013年的一則博客中指出,大陸人也許「覺得香港人多一粒魚蛋」。

當街邊小販擺賣的魚蛋變成了警方手上的子彈及催淚彈,我們已經意識到,和理非非的抗爭方式,已經不能令政府動容。在去年,曾經有人說過:「香港就是欠一場大暴動。」在梁振英政府的粗暴施政下,處處留下火頭。社會民怨日深,種種的荒謬,令民怨瞬間累積,並隨即在農曆新年引爆民怨的炸彈,令剛才提及的那段話一語成讖。

衝突發生之後,一切看似平靜。與此同時,良景再次出現所謂「管理員」毆打市民的事件,期間警察諸多包庇,情況猶如身處大陸,城管化管理可謂令人髮指。「魚蛋革命」在警方鎮壓之下結束,不少示威者被捕。當很多港豬們在譴責之時,其實事件當中最開心的,就是特首梁振英及港共政府本身,因為他們已經成功令社會出現更多內耗。梁特首政府班子令社會出現分化,製造社會矛盾,寫下醜陋的劇本,志在愚弄港豬,令所有反對的聲音「被消失」,為自己加分。一個港共政府可以不擇手段到如此的地步,民怨又怎能不爆發?

「魚蛋革命」之後,港豬們還可以做甚麼?當理性表達訴求已經再無作用的時候,就只能選擇公民抗命。如果港豬們再不反抗,繼續事不關己,不去想盡方法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解決分歧,任由政府煽動民憤,那麼「魚蛋革命」就會演變成比「六七暴動」及「六四事件」更恐怖的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