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58:1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
賽58:2他們天天尋求我,樂意明白我的道,好像行義的國民,不離棄他們上帝的典章,向我求問公義的判語,喜悅親近上帝。
賽58:3他們說: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為何不理會呢,看哪,你們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為你們作苦工。
賽58:4你們禁食,卻互相爭競,以兇惡的拳頭打人,你們今日禁食,不得使你們的聲音聽聞於上。
賽58:5這樣禁食,豈是我所揀選使人刻苦己心的日子麼,豈是叫人垂頭像葦子,用麻布和爐灰鋪在他以下麼,你這可稱為禁食為上主所悅納的日子麼。
賽58:6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賽58:7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
賽58:8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上主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
賽58:9那時你求告,上主必應允,你呼求,他必說:我在這裡。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
賽58:10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
賽58:11上主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
賽58:12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
賽58:13你若在安息日掉轉〔或作謹慎〕你的腳步,在我聖日不以操作為喜樂,稱安息日為可喜樂的,稱上主的聖日為可尊重的,而且尊敬這日,不辦自己的私事,不隨自己的私意,不說自己的私話,
賽58:14你就以上主為樂,上主要使你乘駕地的高處,又以你祖雅各的產業養育你,這是上主親口說的。」
(以賽亞書58:1-14)

上述是聖灰星期三(今年是二月十日)的舊約經課。幾乎每一年我也會撰文解釋以賽亞書58章這段非常重視社會公義的經文。在教會年曆裡,大齋期(天主教稱之為四旬期,信義宗稱之為預苦期)是預備基督復活的節期,由復活節前計起四十日(不計主日),因此以星期三為起首;由於復活節日子跟隨春分後首個月圓而訂,所以每年也在浮動,聖灰星期三亦隨之浮動。而今年的香港發生在屯門與旺角的魚蛋起義,正好就在大齋期開始前的二天。這位我等帶來更具體、更實在的屬靈反省。

根據舊約學者之考據,以賽亞書由第56至66章乃成書於猶大人被擄後歸回嘅日子(公元前539年以後,即波斯古列三年)(http://a2z.fhl.net/php/pcom.php?book=3&engs=Is ),對象為當時一班久經流離失所,終於重返家園之猶大人;這批被擄歸回之猶太人所面對之處境卻非其想像中那麼理想。「耶路撒冷化曠野,主之聖都荒蕪兮。」(https://musescore.com/user/13028/scores/497666 )不僅面對外族侵凌,被擄歸回的猶太人還面對宗教道德淪喪的絕望處境。因此以賽亞傳統之先知在這部分的經文反覆強調復興上主公義和律法之重要性。以賽亞書56至66章其實就是一個「心靈建國」之革命宣言。

58章對於假冒為善的信徒作出嚴正的斥責。當以色列人質問上主,「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為何不理會呢?」上主就回答說,「你們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為你們作苦工。你們禁食,卻互相爭競,以兇惡的拳頭打人。」前者批評的是剝削,後者批評的是暴力。由於接下來經文寫下的都是比較「和平理性」的東西,例如「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所以這斷經文很容易被曲解為左膠式的「非暴力」抗爭宣言,或是單純的捐點錢給窮人。然而,我等似乎遺漏了58:6的這一句:「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留意最後一個動詞是「折斷」( ,nathaq)。這個動詞在舊約聖經希伯來原文的語境裡一點也不溫和。耶利米書6:29也用了同樣的字詞,語義相近,和合本譯作「除掉」 。

58:6充斥著拆毀之意思,就是要把兇惡的繩、軛上的索解除,令被欺壓者得自由,以及折斷一切的軛。軛本為用來給牛馬拉車用的樑,在舊約聖經裡通常是指為奴、受外族奴役。前面兩點你還可以勉強的去政治化,說是要以色列民離開罪惡的生活,回復社會道德,但是後面兩點必定無法脫離當時被擄歸回後猶大人的歷史和政治處境。猶太人亡國後,一共分了三次被擄回歸故土;第一次是公元前539年設巴薩帶領,第二次是公元前458年以斯拉帶領,第三次則為公元前445年尼希米帶領。以賽亞書由56至66章就是成書於第一次被擄歸回;那時重建聖殿工作受阻,耶路撒冷荒蕪一片,沒有城牆;當時猶大人雖然獲准回家,但國家主權依然落在巴比倫手上(後來落在波斯手上),而且還要面對耶路撒冷周邊外族的欺凌;這種情況一直去到第三次被擄回歸,省長尼希米獲波斯王批准興建城牆時才稍為改善。在這段日子,以色列人本身就是被欺壓者,彼等肩上都背負著亡國奴的軛,處於絕望,而且剛回歸的以色列人又道德淪喪,互相爭競。因此我等必須進行徹底的革命:由外在的制度到內在的人心皆作出破舊立新的激進舉動。留意,要重建就必須要先拆毀,才能做到58:12所言的「修造久已荒廢之處」、「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補破口的」,以及「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而非一下子就跳躍到大愛包容的這一步。

有些所謂的教會,在是次香港因警方在驅趕捍衛熟食小販而亂用警棍和向天開槍,導致示威者掟磚還擊的魚蛋革命當中,探取只譴責示威者或者各打五十大板的偽中立態度,而無視事情的起因以及示威者實為被壓迫者的現實。在耶路撒冷被圍困之時,難道以色列人基於大愛就不可以修築城牆自衛,與外族爭戰嗎?警察就是我等之外族,因為彼等成為中國在香港的傀儡政權中的鎮壓工具。面對其攻擊,在這特殊之處境,我等就必須反抗。因此在尼希米記4:14,尼希米叫耶路撒冷的居民「不要怕他們!當記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們要為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

以賽亞書並58章並非在宣揚和稀泥的言辭。鄺匪保羅經常說甚麼復和,卻無視當下亂之所起,無視當下正在經歷反抗這個特殊階段,而空談愛,絕對是偽道學。在大齋期之中,讓我等再反思應當在香港這個不義的社會當中,如何爭取社會公義。

2016年2月12日
查理・安德烈斯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