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毛子能人所不能,徒手擊退熊羆,赤身暢游冰河,號稱「戰鬥民族」。不過論起膽量,還數香港人冠絕全球──由聖彼得堡到海參崴,俄羅斯總統普京嘅壞話,似乎銷聲匿跡,皆因佢拳頭夠硬。反觀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被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代表嘅市民,上自耆老,下至婦孺,人人賈勇、個個爭先,無懼「亂民」尋仇,敢於譴責「暴力」,筆者實在自嘆弗如。且說丙申大年初一旺角街頭「暴亂」,「暴民」武功高強,傷及八十餘員警,自傷不過三十幾,直追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慘案──據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所言,當年「暴徒」傷二千,換來解放軍官兵傷五千。皇天后土有知,六四英烈在上,某一介懦夫,素來怕事,惟恐禍從口出,只好敢怒不敢言,暗自佩服各位「反暴力」勇士天不怕地不怕嘅大無畏精神,並為之嘖嘖稱奇。

問一眾自命「冇政治立場」,「政治好污糟」、「唔好將件事政治化」掛喺嘴邊嘅「普通市民」,何以每次都百發百中、眾口一詞,總有道理「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眾說紛紜,有「西瓜效應」一說,有「犬儒主義」一說;有「平庸之惡」一說,有「奴性人格」一說,不贅。以上任何一種力量,一旦主宰一個人,其人必然奉行「中國邏輯」,腦袋聽屁股指揮;凡事先下結論,再搵證據,龍門搬個不停,立於不敗之地。既然「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咁佢夢囈到你投降為止,自然勝券在握。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佢真係「政治冷感」?其實佢遠比你更懂政治。「狼性」三要,嗅覺排行第一。

惟唐君毅先生有云:「當你同人接近時,莫有十分確切的證據,你不要想他也許有不好的動機,這不僅因為你誤會而誣枉人,你將犯莫大的罪過;你必是常常希望看見他人之善,你將先從好的角度去看人。」我寧願相信,香港警察及其擁躉,從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今種種行狀,始終恪守「政治中立」原則,並無惡意。警方對反賊施以「適當暴力」(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語),固然不遺餘力;成王敗寇,如果雨傘革命成功,學民思潮黃之鋒、學聯周永康黃袍加身,共和行政治港,任命工黨郭紹傑為新任警務處處長,並留用前朝警務人員,筆者保證佢哋亦會一如既往盡忠職守,使出渾身解數為「雙學」剷除異己──只要臨時政府唔似亞洲電視,準時出糧。屆時,香港地勢必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暴力照嚴厲譴責──不過此暴力不同彼「暴力」,係解放軍屠殺北京市民、共產黨鎮壓各地學生嗰啲暴力。

此即中國特色「政治中立」──桀犬吠堯,各為其主。有一條狗,狗主係大賊盜跖;見聖人唐堯經過,吠個不停。豈關堯帝唔夠賢明,無法讓愛與和平嘅力量穿透坦克車裝甲,感動一切有情眾生?「狗固吠非其主也。」理所當然,早於二千幾年前載入《戰國策》,古人視為常識。春秋之世,晉國出過一位寺人名披,又叫勃鞮,兩度奉君命追殺獻公之子、惠公兄長,流亡在外嘅公子重耳。第一次,割斷重耳衣袖;第二次,惠公限勃鞮三日內趕赴重耳身在嘅翟國,勃鞮兩日就殺到。後來重耳得岳父秦穆公撐腰,回國登大寶,是為晉文公;《東周列國志》寫勃鞮棄暗投明,文公記仇,逗得勃鞮大笑道:「主公在外奔走十九年,世情尚未熟透耶?先君獻公,與君父子;惠公則君之弟也。父仇其子、弟仇其兄,況勃鞮乎?勃鞮小臣,此時惟知有獻、惠,安知有君哉?昔管仲為公子糾射(齊)桓公中其鉤,桓公用之,遂伯天下;如君所見,將修射鉤之怨,而失盟主之業矣。」勃鞮生於今時今日,唔入宮做「寺人」,改為投考警察,必定勝任有餘而不失「政治中立」。可見港人苛責防暴隊稱職,有如晉文公幼稚──妄想肉麻言行可以感化執法人員,則比晉文公更幼稚。如果公子重耳於蒲地與寺人勃鞮狹路相逢,不但唔逃走,反而伸出友誼之手為對方打傘、遮風擋雨;恐怕勃鞮當時斬獲一隻衫袖之餘,刀下更添一顆頭顱。「晉文公」呢個名號未曾誕生,就消逝於歷史長河之中。

是故判斷一個人是否「政治中立」,如人飲鉛,要「一生拉勻計」,不爭朝夕;一名三姓家奴「君子豹變」,前三十年臣事英國,後三十年投靠共產黨,餘生奉獻新政權,一視同仁有奶便是娘,從不厚此薄彼留戀任何一位故主,不亦「政治中立」乎?回顧南宋末年,文天祥寧死不為忽必烈所用,顯然偏袒趙氏、「歧視」蒙古人;即使「留取丹心照汗青」,又如何?有欠「政治中立」。文丞相為人正氣,仁至義盡,史筆下如此人有幾?個別事件。「政治中立」,繼而政治正確,方為常態。管仲相齊,桓公稱霸;漢用陳平計,高帝得天下;唐太宗不讓魏徵、李靖、徐世勣,開創貞觀之治……不勝枚舉。不過上述古人,全憑真才實學出頭,毋須巧言佞色搵食;犯顏直諫居多,甚少阿意曲從──所以人家係風流人物,特區啲所謂「社會賢達」則下流賤格,不可同日而語。

至於今人之「政治中立」,借問史書誰得似?應似文豪郭沫若。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一首題為《獻給在座的江青同志》嘅新詩,其詞曰:「親愛的江青同志/你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你善於活學活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你奮不顧身地在文化戰線上陷陣衝鋒/使中國舞台充滿了工農兵的英雄形象/我們要使世界舞台也充滿工農兵的英雄形象。」一九七七年十月廿一號,北京一百五十萬軍民遊行慶祝以江青為首嘅四人幫倒台當日,又寫就一首《水調歌頭.粉碎四人幫》,節錄如下:「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幫!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后──鐵帚掃而光。篡黨奪權者,一枕夢黃梁;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真是罪該萬死!」遣詞用句之狠毒潑辣,不下港人講地、香港培青社、幫港出聲、《時聞香港》及其讀者咒罵時下「廢青」。以上一詩一詞、一褒一貶,其實出自同一位作者手筆,正是蘇聯列寧和平獎得主,時任中國文聯主席郭沫若大師。各位「暴民」欲得「主流民意」讚美你哋,如郭沫若歌頌江青?只有一道不二法門──掌權。丙申「暴亂」與六七暴動,天淵之別,在於左派暴徒嘅主子中國共產黨入主咗香港,而旺角「暴徒」則無權無勢;因此,任「鬥委會」殺人、燒車、搶警槍、放炸彈,無惡不作怙惡不悛,其主任楊光依然搖身一變「大紫荊勳賢」招搖過市,以表揚佢「畢生為香港作出重大貢獻」。王晶導演提醒大家:「去年佔領後夠有人話杯葛我,結果我的賭城風雲2過年依然華語片票房第一。今年你班友已失勢,仲想玩呢D?你食屎易過啦!」狗口長出象牙與否,視乎你得勢或失勢──中國人社會裡,你失勢,你食屎易過;你得勢,狗食屎易過。

生命誠可貴,各位後生仔女實在不必亦無法趕及自己名成利就以前,討好城中任何一個大大小小嘅郭沫若,淘神費力、徒勞無功。魯迅先生「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狂人日記》、《阿Q正傳》、《孔乙己》等多種著作傳世,立德立言而不朽;轉眼八十年,昔日謗佢、欺佢、辱佢、笑佢、輕佢、賤佢、惡佢、騙佢嘅虫豸們,而今安在哉?正是:「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小鳳姐」徐小鳳勉勵張崇基、張崇德兄弟,嘗言:「無論你做咩都有人唔鍾意你,所以你做好本分為鍾意你嘅朋友唱歌就得。」《禮記》有云:「來而不往,亦非禮也。」特區政府既然「爆竹一聲除舊歲」,鳴放「合法」槍火取代違禁炮仗;「總把新桃換舊符」,大紅橫幅印上恐嚇字句,而非新年祝福;廣大市民亦宜禮尚往來,高歌一曲「旁人常在笑我堅持/我只得堅持/我喜歡堅持」,擇善固執,回敬北方一套所謂「主旋律」、「時代最強音」。

是歲丙申,謹此以孔廟門前「四不猴」起興,祝願本港各位郭沫若徒子徒孫,來年繼續「非禮勿視」,民間疾苦眼不見為乾淨,人饑己不饑,人溺己不溺;「非禮勿聽」,無論「反對派」幾大聲、「刁民」幾無禮貌,吶喊響徹鐵屋,一律充耳不聞,安枕無憂;「非禮勿言」,茶餘飯後話題遠離政治濁水,以保持口腔清潔,金口只為嚴厲譴責粗言穢語或「暴力」破例;「非禮勿動」,身體老老實實,用腳支持梁班子「依法」施政,打消移民念頭,燒毀外國護照──生生世世,做個勇敢中國人是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