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大帝龍椅坐暖,連帶特區各大小部門不分強力弱智,紛紛亮劍宰割港人、娛樂主子。其中教育局就上演緊「更新中文課程」戲碼,名為公眾諮詢,意在硬銷簡化字、普教中(普通話教中文),配合「國家」十三五規劃、一帶一路戰略,促進中港融合。

研究早已證明,轉用普通話教學,學生成績明顯退步;簡化字破壞中文造字結構,更不利學童認字。此等政策割裂文化,背離學理,違反常識,不學無術,於理不合。教局唔敢再提成效,而係講另一套說辭:大陸地區、台灣以至世界各地華人社區,都用緊普通話或簡化字喎,廣東話、正體字得本地先會用架咋。唔改變就係固步自封,要跟上大勢所趨,先可以「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的溝通」。前語常會主席程介明更曾大放厥詞:「香港以廣東話作為母語教學,只有死路一條!全世界好少地方以方言作教學語言!母語政策好似自殺政策!」

教局將廣東話、正體字同其他語言擺喺對立面。乜唔滅晒課堂上嘅廣東話,學童就唔會識得講普通話咩?事實上,好多港人喺港英時期接受廣東話、正體字嘅教育,及後返大陸傾生意,寫簡體文書,依然暢通無阻。學套新語言,只需幾個月嘅浸淫就能掌握,何況香港學校本身設有普通話堂?偏偏有啲家長,情願犧牲仔女正常學習,送佢哋入「普教中」學校、大陸交流團。究其原因,佢哋都會學教局噉話:「廣東話得香港人用架咋,學好普通話,同大陸溝通到先會搵到食!」普通話堂教唔好普通話,一定要取締正常教學語言先教得好?佢哋諗吓都懶。

用緊廣東話嘅人口有一億五千萬。喺廣東、廣西以至大馬、各地唐人街,廣東話都係常用嘅語言。撑廣東話、正體字,有好多實際嘅原因,例如學習成效真係比較好,學習古文較為有利。點都好,就算得香港七百萬人用廣東話、正體字,就代表我哋要放棄佢?

放棄廣東話、正體字,唔單係放棄日常嘅做法,更係放棄我哋嘅文化、我哋嘅根。每種語言源起,同當哋文化有密切關係。魚蛋、燒味、雞蛋仔,令人食指大動嘅港式美食;波士、的士、貼士,香港中西交匯嘅獨特文化;茶記、麥記、伙記,親切近人嘅每種稱呼。想像吓無咗廣東話、正體字,香港引以為傲嘅霓虹燈招牌變咩模樣,連食餐飯、望吓餐牌、叫碟餸,都會陌生到可怕。

正體字、廣東話,係香港文化魅力所在,而魅力源自我哋嘅自信。我哋用嘅正體中文,大陸人通通睇明,而且欣羨不已。我讀中醫嘅大陸同學,羨慕我哋輕易睇得明古籍,隨手寫得出正體字。港人譜廣東詞,半斤八兩、海闊天空、獅子山下,寫嘅係香港仔嘅生活百態。唔國際化,但就可以膾炙人口,以至傳遍世界各哋,繞樑至今。唔需要怕人哋睇唔明、聽唔識。用自己嘅語言,自然可以將最靚嘅人面描繪出來。

好多時候,我哋撑廣東話、正體字,都會引用古文淵源、粵語人口、聯合國地位。其實件事好比鄭人買履。買對鞋,無須度咗自己對腳幾長幾闊,先知啱唔啱着。直接著住對鞋行幾步,一定試得最真;用自己對腳試,一定好過人哋對腳。母語最得心應手,天經地義。為咗氹你,教局會吹到天花龍鳳,但即時全世界都唔再用廣東話、正體字都好,喺哩度香港,粵語、正體無可取代。天打雷劈都要珍惜,要守住我地寫嘅字、講嘅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