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時常聽得多「和平、理性」,或對工程、科學相關的職位,專業抱有期盼,以為他一定是某方面的專業,相信他—他是IT support,Server 死咗可以搵佢求救,或律師會提出商業條例,提議以上收購是否可行。我們由小到大,總被教育成理性、中立、持平。然而,到個人抉擇,結婚生仔,什至社會議題上,大家總會先覺得對象好不好,感覺好不好,然後提出一大堆似是而非,字數極多的推斷,使對方深以為然,覺得你識野,什至反應過敏,遙指對方不理性,暴力。

何謂理性?我憶起昔日 AL economics 第一課,直指 economics 是以科學,邏輯推理,研究人的行為和抉擇。人為何做一件事,說一句話,都以自己利益中心為依歸,即使人不是自私自利,但可以由已知結果和決定去推敲。推敲的方式,不是單憑事件對你的感覺如何,而是根據人遇到什麼環境、什麼局限,從而推算人有什麼選擇而決定行動或放棄。推算的工具,就是 positive statement – If A then B ,前設(precedence)和後果(consequence)。於哲學中,理性(英語:Rationality)就是指人能夠運用理智的能力。理智的能力,就是審慎思考,推論判斷的能力。推論判斷的能力,就建基於觀察、提出假設、做實驗、推出結論。做實驗、推出結論中間的解難、推論,就視乎閣下能否利用以上推敲的方式去判斷事件,明白眼前現象的前因後果。當然,閣下有其他思考方法如關聯性思考、拓撲學、什至蝴蝶效應等等,去分析人的行為,但要視乎你手上知道多少局限或條件而釐定。

相比理性,感性就是根據事件對你自己的感覺,由自己產生情緒。中間種種推斷是一個黑盒,無從得知,總之感覺就是這樣。對於熟悉的事件,我們總會麻目,習以為常,冇乜嘢。相反,人總是會對未知的感到恐懼,什至誇大,厲聲指斥,提出我們不應該衝擊政總,警察都是人等等的主觀意見(normative judgement)。其實,如果慢慢細心觀察,由常理推斷,最終都係舊瓶新酒。

現今社會比想像中更易改變,資料更爆炸,我們太易錯判,想逃避,想休息,感到無力。無力的感覺,令人灰心,但不應無了期無力下去。你一直感到無力,是因為你逃避,未脫離固有框框去解決問題。你大可以重新思考,燃點煙酒再出發,或提出你的問題,請教他人。一直感到無力,容易打定輸數,放棄。不過,問題仍在。當然,感到無力,不單是社會方面,你結婚生仔,升職轉工,都會涉及抉擇,理性分析。即使你成就再多,鞠躬盡粹,都避免不到你的困境,不管行業局限或性格缺陷。

到你請教他人,訴諸權威和傳媒,就要抽絲剝繭,慢條斯理去分析眾人意見。簡言之,就是Skepticism—懷疑對方。對方轉達消息,一向有少少事實多多意見。對方求證更多,更易因為感到煩厭困頓而失去理智。即使從小面對課本,或學習議論文,我們總會單向接受老師教的一套,鮮有懷疑所教所學。面到「有人說:廣告必須誇張才有效。你同意嗎?試談談你的看法。」等命題時,我們總是被教導,先提出立場,然後逐字拆解。然而,再深入探討什麼是有效,什麼是廣告,我們總會被老師訓斥離題萬丈,要考試高分就要直說論點一二三。提出若然乜乜乜,則會乜乜乜的立場就被指騎牆、中立,不鮮明。從此,考試勝利的人,就只會先提立場再講論點,什麼學術分析,理性持平都做不到。如今再推通識科目,評分規則不變,眾人仍然都會跟隨前人思想框架限死其他可能。試問,又何否真的能夠理性持平呢?

理性,就是建基所得所學,數出多個可能抉擇,利用FLOWCHART ,IF A THEN B , IF C ELSE D , 去決定你所想所做,明白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如果你先入為主,事先批評,然後看一兩個相後論點去補完多角度分析,頂多只是填滿自己的智庫,補完你的臆測。任何報導,背後必有一大堆前因後果,豈非單一事件論之。

正如解釋前幾日的激烈衝突,不能單以一粒魚蛋說得完。細心研究十多年來的政策,和平遊行,政府的取態,你自然會明白,激進行動是合乎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