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愛說自己政治冷感,還會搏得旁人讚賞,因為政治是污穢的,所以不應該去接觸,討厭政治是清高的表現。

但假若有人對家庭不聞不問,子女嗷嗷待哺,老母體弱力衰,他卻在外花天酒地,沒有人會認可這種人,更會唾罵他,鄙視他,因為這個人不顧家,沒有責任感。

儒家經典《禮記‧大學》有云:「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齊家,是在治國之下的層次,在人生的路線圖中是同一方向的事,「齊家」就是家庭範圍內的政治,推演下去,「修身」就是個人生活的政治,「正心」就是內在思想的政治……等等。

所有的事,都是政治。

那為什麼「討厭政治」正確無比,「討厭家事」卻是負面?

或者同樣是儒家思想作祟,平民階級就只該管平民的事,政治是貴族統治階層的事,平民要管政治,只能透過融入統治階級……你或說這不是儒家本義,可惜扭曲過後它就成了本義。

又或者不用想得太複雜—千百年下來,對暴政殘酷壓逼的恐懼已經深入中國人的基因之中,不幸地香港人也遺傳到這種賤民基因。

現在是廿一世紀,不是封建時代,抱殘守缺的思維早該扔棄。

責任無分貴賤,對家庭要負責任,難道對社會就可以逃避責任,將之推卸他人?

這種人,較之所謂「藍絲」更為不堪,藍絲尚會以自己的方式去關心社會,但討厭政治的人呢?

一群「唔顧家」的人卻在自嗚清高,到底有什麼好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