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革命」的爆發,標誌著香港抗爭範式的徹底轉移。著重關鍵少數、以攻為守、不介意坊間譴責、零商討、運用適量武裝……這些俱與「雨革」有著明顯的不同,而對「差佬」構成更有力的威脅。

689 及其垃圾官僚齊聲譴責「暴徒」、「差佬」毒打被捕者至垂死邊緣,除了出於維穩需要,更重要是源於內心的不知所措。對方的底線既不得而知,今次是掟磚頭、放火,下次難保會出現大殺傷力武器。「差佬」不是解放軍,缺乏嚴格的軍事訓練,要確保「差佬」不會再次立足於危牆之下,唯一的方法就是運用輿論恫嚇,以及對被捕者施以極刑。當然,高壓手段能否令類似形式的抗爭永遠不會發生,大家看看秦代末年的歷史,可以推知一二。

由於抗爭範式出現了「質」的飛躍,有人跟不上甚至反對是正常不過的。「民主黨」涂謹申認為,「勇武抗爭」者無非是想透過激烈的肢體衝突,讓普羅大眾在電視、報紙上認識到某一議題的不公。他因此對抗爭者打採訪記者感到大惑不解。筆者想說的是:涂議員,你錯了!「勇武抗爭」者是貨真價實地「勇武」,目標很清晰——報「差佬」在「雨革」期間瘋狂仆打佔領人士之仇、報「港共」厲行殖民滅族劣政之仇。涂謹申對「勇武抗爭」者的誤解,正好反映其無法消化全新的抗爭範式。

又不少市民、學者事後發表評論,說什麼「抗爭者也有不對」、「暴亂只是 689 精心安排的劇本,以便日後連任」。對此,筆者的看法是:

(1)假如閣下覺得武力抗爭不對,請閣下提出對而且有效的抗爭方法。再一次「和平佔中」?請看看「李波事件」後參與遊行的人數,不過一萬。「雷動」立會?別忘記中共懂得配票、具有大量蛇齋餅粽。「總之我地唔可以反反下變左另一個共產黨」,坦白說,閣下一講這句,早已變成中共的同志了。說不出對而且有效的抗爭方式,卻譴責人用不對而略有成效的方式抗共,閣下還不是替中共維穩?做人誠實些,既然志在維護黨中央在香港的根本利益,請票投建制派,不要高呼「對準政權」、「我要真普選」了。

(2)倘若閣下認為「魚蛋革命」是 689 安排的好戲,可以預料,閣下應該知道箇中內情,掌握不少可靠的證據,乃 689 的心腹。既是 689 的心腹,請坦然承認,讓公眾知道。

筆者深信,不少市民、學者並非中共的維穩打手,亦與 689 沒有絲毫瓜葛,言論純粹發自「珍惜和諧、穩定」的善心。然而,「珍惜和諧、穩定」的同時,「邏輯一致」亦十分重要,說話切勿自相矛盾。

總而言之,「魚蛋革命」開展了香港抗爭史的新一頁。誠如《學苑》前副總編輯陳雅明所言:「大年初二的旺角暴力抗爭,不會是最後一次,這才是火頭的開始」,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從本源上消弭「暴亂」,港共仍需切實疏導民怨、虛心回應抗爭者的訴求。不懂得的話,建議翻閱一下《一九六六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