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武士是由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執導的電影,於1954年初登映。時隔半世紀,電影餘韻仍然於黑暗世代中縈繞不散,有云是「有麝自然香」,此作能屹立於推陳出新的電影界中超過五十年,必然有其最值得觀眾反思再反思的意義,且聽我娓娓道來。

「七武士」一片背景設於戰國時代,當時日本大名為爭奪天下而征戰不斷,一如我們於歷史書可見的,凡是天下逐鹿,受害的必然是黎民百姓。大名之間你來我往,鬧得不得安樂、生靈塗炭。故事中一名村中農民幸運地躲於雜草群中打聽到強盜準備於秋收之時劫村,驚慌不定之下跑回村中發起全村討論。是戰是降,本來只是好好地一面倒以懦弱的方式向強盜求饒,希望以納上糧食之計換取人生安全。

不過,其中一名叫利吉的村民,因其妻早被強盜擄去,私憤下不甘屈服,故主力一戰,及後終於可以力排眾議,在村中長老的允許下,令他到城中招募武士來助。於當時社會階級觀念根深柢固下,武士當然不願下幫農民,就在利吉眼見放棄時,武士島田勘兵衛如天神一般出現在他們眼前。

在勘兵衛的幫助下,他們很快再召集了六名武士,他們並非不以名份為重,只是心存一份正義,希望能以自己的實力和武士道精神鋤強扶弱。在只有一日三餐的薪金下,他們不惜工本,以七人之力,最終帶領村民擊退強盜。電影結終於只剩三名武士的悲劇下,而另一邊廂,則是迎來秋收興致而起歌的農民。
勘兵衛最終嘆出一句:「這也是場敗仗……羸的並不是武士,而是農民。」

電影中道出之人性真理異常震撼人心,它像是一首歌一般從旋律中慢慢滲出淡淡悲情真相──世上並沒有值得可憐的人。誠如電影中的農民,老是向外界表出一副可憐的模樣,他們因不強而懦弱、因懦弱而怕事、因怕事而總是畏縮於強者之後,總日只盼有強者能夠打救自己。雖說如此,在本片中卻道出一個事實:懦弱的人並不是甚麼都沒有,他們只是不願意獻出自己任何東西,哪怕只是一粒米。

七武士一開始自以為,他們在幫助的是一群早已經因戰亂而活不下去的貧苦農民,直到農民假裝武士身份加入的菊千代道出真相:其實農民甚麼都有,只是他們拿出來的時候他們都說沒有。這才讓另外六名武士知道,農民只是不願意奉獻自我所擁有,他們將食物都藏在了家中,而並非七武士想像中、農民自己口中那般可憐,只能用一日三餐的薄酬僱用保衛自己家園的武士。

照如此說,對農民最好的結局,當然便是強盜最終被武士消滅,以後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結局正如他們所想,村民在智勇雙全的武士們領導下獲得勝利,雖然亦損失了數名村民,但一如我所提及,在自私的人手上博取一點憐憫,比起向老虎嘴旁討一塊肉吃還難。他們依故唱着歌哼着調子,割着麥一邊想着未來幸福快樂的日子,一邊忘記所有為構造他們美滿日子而犧牲的人們。

電影五十年前便已經訴說今時香港所發生的事,所出現的人,那些自私的人,只願意躲在牆後,自己告訴自己因為是個弱者,所以甚麼都可以不付出,只需要等待有能力者將問題解決,然後他們便可以繼續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要知道看着這群人、這群懦弱的農民,你在看畢電影後,可能仍會再多想一下另一個結局,那便是七武士若是敗了陣,那農民們又會是如何看待他們?

因為他們自私,或許會責備武士們實力不足以保護自己;或許會怨天父不眷顧自己;或會哭訴自己生不逢時。他們不會將責任放於自己身上,包括自己在保護家園中並無盡心盡力、他們並沒有全心全意支持武士、在武士需要支持的時候他們只會躲在屋角裡顫抖。如此心態,又何以叫人不慨嘆,香港人,又豈非七武士中的農民呢?

幸好電影中武士取得局面上的勝利,至少他們最後還是成功擊退了來襲的強盜,可是他們犧牲了四名同伴,僥倖偷生的自己更被正被秋收勝利沖昏頭腦的農民所遺忘,是勝仗是敗仗,對武士而言是兩者皆是,對農民而言,則是一場毫無爭議的勝利,對有出過毫力的農民而言是,對那些甚麼都不用做、甚麼都不做的人而言更加是。榮譽雖然屬於勝者,取得光環的卻往往是毫無作為的人。

人性對我而言,永遠都是深不可測的東西,你永遠想像不到,人有多麼醜陋,包括那些讓你以為很可憐很無助的人、或是很正義很善良的人們,他們藏起來的人性,也許不會是你想探知和發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