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黃絲呼天搶地,指魚革義士反抗暴警,是鬼,破壞形象,行為過火,紛紛割蓆、譴責。

中國人習慣揣摩上意,也從而養成凡事以陰謀論去看世事的性格。拿著幾個畫面、一兩句不合常理的說話,捕風捉影,過度詮釋,自行「腦補」推演出一個個陰謀:這個是鬼,那個又是另有目的,其他人就中伏被利用,天啊,這次又是幕後魔頭贏了。

魚革一結束,港豬馬上又來福爾摩斯上身,抽空事情脈絡,爬上道德高地,表演「獨立思考」。

例如,由幾個裝備不足的交通警守大道要地,開向天鳴槍,必定是故意引人襲擊,為了令事情升級;梁特今年初一竟然沒休假,必然早知晚上會有騷亂,方便事後出來開記者會譴責。所以,不用想,事件一定是梁特有心策動,為了分化黃絲、為了23條重臨、為連任鋪路。最後,都是導致一個結論,而這個結論,又往往印證了預設的前題:「益左梁振英」。

問題是,陰謀論永遠是陰謀論,只是一種推論,而沒有實質證據。不能證明,也無法證偽。

我也可以這樣「陰謀論」一番:看啊,這種陰謀論就是五毛發放出來,寫這種論調的人,就是鬼,為了抹黑、孤立抗爭者,為了分化黃絲,讓你們互相指責,也模糊焦點,忘記「對準政權」。最後,也得到同樣的結論:「共產黨最開心」。

也就是說,這種陰謀論其實只是一種「循環論證」,永遠自圓其說,經不起邏輯推理。

為這種理論糾纏,根本是浪費時間。從戰略,或是現實政治的角度來看,有時候,根本沒有這麼多事前的陰謀,沒有這麼多「劇本」, 更多的是,各種勢力對事件的「反應」,即時從中抽水獲益。只不過,人家比你抽得快而已。

與其圍著這些論調打轉,倒不如想想如何利用這次事件,將其spin 去你所堅信,或對你有利的方向。因為,魚革的後續輿論戰爭,才剛剛開始。

這種事很骯髒,不屑去做?那麼請你收聲,什麼都不要講,起碼不要胡扯什麼陰謀詭計,拖義士後腿。否則,陰謀論地說,你是五毛,你是鬼,你收左共產黨錢。